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 修真小說 > 大數據修仙 > 正文卷 第七百九十六章 攻防

连码专家平特6肖:正文卷 第七百九十六章 攻防

?    荒獸入侵,在修仙界是比較常見的,一般是三到五年就有一次,規模有時大有時小。

    秋辰仙坊這里,對的主要是赤焰荒漠和青峰山脈,荒獸的地盤有千萬里方圓。

    荒獸入侵的原因很多,也沒什么規律,最大的規律就是,入侵之后,一般都要休養一到兩年,這是一段平穩期。

    現在距離上一次荒獸入侵,已經有三年多了,大家談論的就是:希望這一次是小年,別是大年。

    大年的話,那就不止是秋辰仙坊受到入侵,其他地方也會遇到荒獸進攻,戰斗的修者們,很可能得不到來自其他方向的支援。

    至于說獎勵?也有,但是有人認真地建議,現在別考慮獎勵的問題,先爭取活下去吧。

    馮君一邊聽他們白活,一邊摸出手機,小心地查找,看周遭有什么異樣沒有。

    其實他最想知道兩點,第一點就是在戰場上,他能不能在兩個位面自由切換。

    因為在他的認識中,不管是入仙市的那個關口,還是入這個黑色的大拱門,都存在著明顯的空間折疊的痕跡,而他很早就體會到了,在空間折疊的情況下,位面切換很難奏效。

    當然,他可以選擇偷偷嘗試一下,然而這就是他忌憚的第二點了:這里有金丹沒有?

    就他所了解的情況,此處是沒有金丹的,有三個出塵高階,五六個中階,還有十幾個初階,所有的出塵期高手加起來,應該超過二十個。

    但是即便沒有金丹,會不會有什么監測法寶或者陣法,能監測到位面切換呢?

    馮君覺得這個可能性不是很大,然而他更清楚,可能性再小,他也不能隨便冒險,因為他承擔不起冒險失敗的后果。

    他打算上了戰場之后,再相機行事……那時候應該會混亂很多,被發現的可能性會變得更小。

    他在盤算這些事情,而守衛們的反應也很迅速,都是打仗打老了的,各種章程熟悉得很,沒用多久,趕來的一萬援兵就被分為了十二支隊伍。

    每一支隊伍里,都有比例相近的高手、主力、基本戰力和輔助戰力。

    馮君身為煉氣高階,也是他所在的千人隊里的十名高手之一,十個煉氣高階之上,只有一個出塵初階——這不是他的隊伍受到了歧視,而是大部分的隊伍都是這樣的配置。

    多出來的那些出塵期和煉氣高階,是做為支援隊,居中策應。

    馮君被分到的是庚字千人隊,援兵加上原來的守衛,差不多有一千二百多人,守衛著三十里的城墻,平均下來一個人要守十幾米。

    當然,賬不是這么算的,一千二百人不可能全部上了前線,總要留一些戰力輪換和支援。

    但是一個人不可能守住三四十米的城墻。

    事實上,城墻守衛也分難易,好守的地方,一個人就能守住上百米,甚至加上陣法的話,都不需要人專門去守衛。

    馮君沒有成為千人隊的支援隊,或許是因為他出身散修的緣故,他成為了一個五人小隊的隊副——隊正只是一個煉氣中階,但他是原本的守軍。

    這并不是因為歧視,而是規矩就是這樣,守軍總是要比臨時的援兵更理解戰斗。

    不過守軍里的煉氣中階,也不是大白菜,此人之所以僅僅只是五個人的頭,因為他們扼守的是一處要害。

    這個地方是城墻的一個突出部,是抵擋荒獸進攻的最前線,他們不但負責吸引火力,而且還能有效地對友軍做出支援——如果他們抽得出身的話。

    除了他倆,剩下的三人,兩個煉氣初階,一個先天高手,是戰斗力絕對強悍的五人隊了。

    別小看先天高手,事實上這五人里,除了馮君可以肉身飛行,另一個就是先天高手了。

    這先天高手叫做夏平安,是修仙界的土著,這事兒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但是他祖上也是有名氣的,是觀泉谷夏家的分支——哪怕到現在,觀泉谷也沒有夏家了。

    簡而言之,他的資質不怎么樣,家里也沒多少財貨,所以走的是以武入道的路子——至于他能不能以武入了道,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其實修仙界里因為條件不許可,不得不選擇武修,追求以武入道的人,也真的不少。

    別的不說,你資質不高,家里也沒有聚靈陣,去別的聚靈陣修煉,你不得交靈石嗎?但是家里靈石又不是很多,那該怎么辦?

    只能讓資質高的去修仙,資質差的自生自滅唄。

    夏平安對這一仗,卻是期待已久了,他非常明確地表示,“我是第二次參加抵抗荒獸入侵了,上一次我還是高階武師,現在先天了,我希望能得到更多的功勛?!?

    煉氣中階的隊正也叫平安,季平安,他身上有著明顯的老兵的特色,對于新人的咋咋呼呼,他的臉上只有微微的冷笑。

    馮君卻是新手,忍不住要問一下,這個功勛怎么得。

    修仙界各地的規矩不同,他又是散修,哪怕是煉氣高階,提出這個問題來,也不算丟人。

    原來這里的功勛,是按耳朵來算的,不管殺了靈獸還是荒獸,你手里有多少獸類的左耳,算多少功勛,至于靈獸和荒獸身上的材料,誰殺了算誰的。

    這個功勛可以用來換取修煉資源,也可以免除稅賦,甚至能拿功勛點去洞府修煉,最沒有追求的人,也能拿功勛去換靈石。

    但是這耳朵和荒獸材料,也不是那么好拿的,殺死對方容易,拿這些東西不容易。

    季平安的個子不高,身體干瘦,看起來沒什么威懾力,但是見到隊伍里的兩個“高手”都這么不著調,他也惱了,掣出一柄大錘,直接將夏平安砸了一個嘴啃泥。

    他冷笑一聲發話,“你那么厲害,有種的上云柱唄?!?

    “上就上,”夏平安一蹦而起,怒吼一聲,“我本來想的就是上云柱!”

    云柱是什么呢?是防守的一種手段,就是在城墻之外,生生地造出一根柱子來,防守者在柱子頂端固守,可以對城墻一方進行遠程支援。

    這么說吧,他們現在守的是一個突出部,一側身就可以對旁邊的友軍發出支援——守城從來不能固守,必須要有交叉火力的配合。

    就像古代的地球界,大城市之外必須要有兵寨,以牽制對方的進攻兵力,要是所有防守部隊,全部縮進城里,進攻一方可不是想怎么攻就怎么攻了?

    馮君他們現在扼守的突出部,已經有點兵寨的意思了,荒獸來攻,這里是首當其沖。

    而恰恰是這種地方,最合適再放出去云柱。

    可以想一想,突出部的外面,還有一個策應平臺的話,荒獸們得多么被動?

    云柱不是說有就有的,在城墻建造的時候,就要在相應的位置做出布置,然后在守城的時候,再決定是否激發這個點。

    激發任何一根云柱,都是要耗費不小的成本,一旦防守困難想要取消,那又得耗費不少。

    這個突出部的外圍,真的是有云柱布置——此處若是沒有這種布置,設計者可以直接拖走槍斃一百年了。

    但是有歸有,合適不合適激發,那是另一回事了。

    季平安臉一沉,冷笑著發話,“你申請激發云柱……知道守不住的后果嗎?那不是說你戰死就可以銷賬的?!?

    夏平安身為修仙界土著,當然知道自己若是主動申請云柱,那就起碼要戰死在那里——除非他能活著撐到戰后。

    但是活著好說,死了的話,那個云柱該不該撤掉?

    如果不撤,那里可能成為荒獸進攻的另一個點,若是要撤掉,這費用又該算是誰的?

    夏平安是先天高手,云柱雖然離開城墻一段距離,但是他可以肉身飛行,危險性比一般的修者要小。

    他看一眼馮君,遲疑一下發話,“馮大人,您是什么意思?支持激發云柱嗎?”

    因為是臨時征召,他并不知道馮君也是以武入道,但這是小隊里唯一的煉氣高階修者,他覺得有必要跟對方通一通氣。

    馮君思索一下才發話,“戰斗中間可以臨時激發云柱嗎?”

    不等夏平安發話,季平安先出聲了,他覺得這個煉氣高階的想法,比較穩重一些,起碼是在考慮戰斗不利的時候,再激發云柱,不像那個夏家的小子,啥都沒見到就想激發云柱。

    所以他解釋一下,“臨時申請需要一個過程,但是那時候激發的話,危險性比較高?!?

    可是夏平安忍不住又說一句,“馮大人若是愿意跟我輪流守衛云柱的話,您所殺的靈獸和荒獸,我幫您去收耳朵?!?

    合著他也知道,一個人想守住云柱極為艱難,所以早就想好了,要拉馮君一起出動,至于季平安答應不答應,并不是重點。

    馮君哪里會輕易答應?這不是他膽小,而是他覺得自己有必要觀察一下,在不熟悉的領域盲目做出決定,那叫作死,“看一看情況再說吧?!?

    季平安聞言,狠狠地瞪夏平安一眼,“小子,學著點,屁都不懂,就覺得自己最聰明?”

    大家在城墻上輪流守候了兩天,馮君則是拿出了鍋灶,繼續做飯。

    季平安對他這么松懈的態度,也是有點無語,有心說一說吧,可是人家這種放松的心情,也不是壞事,所以只吩咐了一句,“打起來的時候,千萬不要做飯,香味會刺激荒獸的?!?

    荒獸說來就來了,馮君原本還以為,會有零散的荒獸先來打頭陣,哪知道一來就是大場面。



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www.nyyof.icu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m.www.nyyof.icu,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