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 修真小說 > 大數據修仙 > 正文卷 第八百八十八章 圍觀戰斗

连码:正文卷 第八百八十八章 圍觀戰斗

?    說起背語錄,道門里有不少典故——其他宗派也不缺,但是玩出花的只有青城。

    當時破四舊的風頭很盛,這是誰也擋不住的,國家行為,螳臂當車只會成為災難。

    青城當時也是被沖擊的重點,如果是種些想要改朝換代的支脈,少不得要樹倒猢猻散。

    但是青城強調傳承道統,算是有追求和執念的支脈,就有堅持的信念。

    當然,更難得的是他們懂得變通,應對得當。

    當時有不少人沖上了青城山,打算破除四舊,但是道士們在重要文物上,都裹上了紅布,那是國旗的顏色,而且很多紅布上面貼上了太祖的照片和講話。

    甚至他們攔路的路障上面,都有國旗和太祖。

    誰要敢公然損毀這些東西,那就是zheng治錯誤,不可饒恕的錯誤。

    不過世界上的聰明人很多,這種BUG一般的手段,不止他們想到了——只要是有用的東西,一般都會傳播得很快。

    所以那些hong衛兵小將們在經歷了短暫的懵逼之后,很快就找出了對策,他們質問:這些太祖頭像,是你們想貼就貼的嗎?誰允許你們貼上去的?

    黑五類把太祖頭像貼到衣服上,就不是黑五類了?地主貼上去就不是地主啦?

    你們這是侮辱太祖……誰允許你們這么做的?

    青城山的道士們有準備,說我們是真心擁護太祖的,不服氣的話……咱們比賽背語錄?

    hong衛兵小將們當然不服氣了,那就背唄,誰怕誰???

    但是這個事兒,不服氣不行,青城的道士們打定主意要維護道統了,下了太多的功夫。

    就只靠著背語錄,青城的道門,硬生生壓制住了那些要破四舊的主兒。

    這件事在后來,都成了青城的一樁趣聞,要不然張洞遠說,自家的寶物是背語錄保存下來的,關山月都會發笑呢?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才會懂。

    不過青城這么做,也是沒辦法,名頭太響了,像王屋之類的,雖然是第一洞天,但是在世俗界影響小,山路也不好走,不需要背語錄,躲開就好了。

    這些就扯得遠了,說來說去,主要還是說近代的青城,更懂得跟世俗界接軌。

    馮君是第一次聽說,還有這種逸聞,覺得有點開眼界,對青城的印象,多少也有了點改觀——只說人家這一份執著,又不缺變通手段,還是值得佩服的。

    聊了幾句之后,大家到道觀的后院隨便用了一點素齋,就起身直奔后山而去。

    前文說過,丹霞天在通往那塊大石頭的方向,已經修了一條小路,不是很起眼,但是走起來也不是很困難。

    大約用了一個小時,一行人來到了青石所在的位置,最后兩三百米的路,稍微難走一點。

    然后關主持將畫卷交給了馮君,馮君拿在手里打開,神識一掃,大石頭的上方,空氣一陣扭動,石門再次出現了。

    郭長老和馮天揚心里多少有點準備,表現還不算太不堪,其他人卻是直接傻眼了,尤其是終南山的秋道長,他忍不住驚呼一聲,“這是、這是……虛室生白之術?”

    他是老江湖了,剛才見到馮君空手掐訣,也沒有驚訝到這個程度,可見這秘地的出現方式,真的很挑戰他的心理底線——虛室生白,那可是傳說中的仙家手段。

    張洞遠也愣了好一陣,才出聲發話,“這個……怕不是虛室生白,是時空扭曲之術吧?”

    不愧是能夠與時俱進的門派,竟然能結合現實,得出相對比較“科學”的解釋。

    馮君將畫軸交給一邊的小道姑,拿出一個應急燈,交給了張采歆,然后沉聲發話,“我要走在前面,除掉那兩個出塵期陰物,采歆你注意?;ぷ約??!?

    里面的情況,他已經跟她說過了,倒也不怕她出什么意外。

    但是其他人聽了,就是一愣神,就連最沉得住氣得張洞遠,都忍不住輕咦了一聲,“出塵期陰物……還是兩個?”

    “我跟你一起進去,”關山月毫不猶豫地表示,她上次就見過那兩個陰物,知道它們的弱點,并不怎么害怕,“戰斗我幫不上忙,但是身為丹霞天執掌,總不能連在場的勇氣都沒有?!?

    郭長老看她一眼,疑惑地發問,“你確定……不會拖累了馮大師?”

    “當然不會,”關山月傲然回答,“我又不是第一次進,知道怎么?;ぷ約??!?

    “我也要跟著進去,”唐文姬馬上就出聲了,“關主持,沒啥不方便的吧?”

    她這么一說,別人也紛紛出聲,都想進去看一看,哪怕年近七旬的秋道長都很有興趣。

    “看一看當然是無妨,丹霞天不是小氣的道場,”關山月很干脆地表示,“但是想進去的人,一定要聽我這個執掌的吩咐,否則莫要怪我無情!”

    她甚至都不說出了意外會如何,直接宣布自己會無情,就是要牢牢地掌握這個秘地的話語權——聽話的會是朋友,不聽話的就算躲過了石門里的陰物,也沒什么好果子吃。

    她有自己的算計,在場的沒幾個聽不懂的,不過說實話,真沒誰打算針對這個秘地下手,大家同屬道門支脈,這么多勢力的代表聚在一起,總是要講一個形象的。

    更別說麻姑山可是請來了大名鼎鼎的馮君坐鎮,不說馮君在此之前敗昆侖的業績,只是剛才空手掐雷訣,就可以知道,這個人實力有多么恐怖。

    所以大家紛紛表示,一定要聽從關主持的指揮,于是漸次走進了石門里。

    石門內部,跟上次相差無幾,不過多半年沒來,又生出了幾只冥蜂,被馮君隨手擊殺。

    來到接近大廳的地方,馮君讓大家止步,自己則是悄無聲息地進入了手機位面。

    秋辰坊市里,他還是在自己買的小院里,馮君覺得這里不是很方便,于是開了一輛全地形車,來到城外選了一片小樹林,進入樹林之后,取出了從白鸞那里買來的火焰護甲。

    火焰護甲是出塵期才能發揮威力的,此前他的修為不夠,這次總算可以發揮作用了。

    穿好護甲之后,他左右感受一下,沒發現什么異常,直接退出了手機位面。

    關山月等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再看馮君的身上,已經多了一層亮晶晶、金色中帶了一點暗紅的護甲,忍不住就是一愣,“這是……”

    “是火屬性護甲,”馮君隨口解釋,“專克各種陰物,是我特意找來的?!?

    多的他也沒有說,就是讓關山月和張采歆跟大家解釋注意事項,他自己則是在一邊打坐,為一會兒的戰斗做最后的準備。

    關山月講了注意事項之后,要求大家躲在通道拐彎處,并且架設了好幾臺照相機——看得出來,她是有準備而來。

    十來分鐘之后,馮君起身走進了大廳,大步向對面的石壁走去,步頻不是很快,但是速度不慢。

    就在他距離石門五六米的時候,石壁上兩條黑影一閃,速度奇快地向他撲了過去。

    遠處拐角里,通過鏡子觀看這一幕的眾人見狀,心里齊齊一顫,就算他們已經被告知了這個可能,但是親眼見到這一幕,還是讓人感到相當的震撼。

    馮君一抖手,就放出了縛仙索,直接捆住了一道黑影,然后掣出石中锏,跟另一條黑影激戰了起來。

    他的打算是先困住一條黑影,然后強殺另一條,他不信自己穿了火焰護甲,還贏不了對手。

    然鵝非常遺憾的是,他的計劃還真不怎么管用,黑影的戰斗力不弱,動作也相當迅捷,雖然不能給他造成多大傷害,但是他想有效供給對方也很難。

    更糟糕的是,黑影有遠程攻擊的手段,哪怕是那只被縛仙索縛住的黑影,已經能吐出陰寒的煞氣來,這煞氣在它的口中凝成一枝枝銳利的氣箭,呼嘯著向馮君攢射過去。

    這就有點難辦了。

    張采歆見馮君陷入了苦戰之中,猛地閃出身子來,激發了一道驚雷符出去。

    但是能將月耀打個半死的驚雷符,對黑影基本沒什么影響,被擊中的黑影只是有一個極不明顯的卡頓,這樣的攻擊,甚至連仇恨都沒有拉到。

    好吧,指望張采歆能拉到多少仇恨,那基本上不可能的,馮君的攻擊就算效果不夠高,但是也比張采歆強太多了。

    “咦?”郭長老忍不住輕咦了一聲,“不是說陰鬼最怕雷電和陽氣嗎?莫非不是陰鬼?”

    “肯定是陰鬼,”終南山秋道長很肯定地回答,他雖然不是什么大門派出身,但是終南歷來就盛產練氣士,哪怕是散修,沒準也有什么驚人的傳承。

    緊接著,他就嘆一口氣,“不過那是出塵期的陰鬼……是出塵期啊?!?

    馮君卻是被這一道驚雷符提醒了,他大喝一聲,“采歆退回去!”然后抖手打出三道驚雷符,趁著對方呆滯的剎那,一道烈焰符打了出去。

    一開始他沒打算用烈焰符,因為據說烈焰燒灼過的陰鬼,就算掉出陰冥珠來,珠子的品相也會受到影響,他還指著再弄兩顆陰冥珠賣出好價錢呢。

    但是他沒想到,自己居然陷入了苦戰里……

    (更新到,召喚月票和助力卡。)



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www.nyyof.icu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m.www.nyyof.icu,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