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 修真小說 > 大數據修仙 > 正文卷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陳年恩怨

管家婆新论坛手机站:正文卷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陳年恩怨

    見到南宮有九回來,皇甫無瑕也懶得打招呼,不過她還是隱秘而快速地瞥了他一眼,卻意外地發現,他的情緒似乎不是很好。

    你不是很好,那對我就是好消息啊,她感應一下門外的情形,起身飄了出去。

    南宮有九也感受到了她的行動,卻是頭也沒有回,直接來到后排客房。

    皇甫無瑕追出去的時候,云布瑤正在掉頭,馮君和廖老大也懶得飛,就坐在全地形車上。

    她身子一縱,輕輕巧巧地跳到車上,看到他的表情也不是很好,于是嫣然一笑,“你們聊了些什么,怎么感覺不是很愉快?”

    “哼,”馮君不高興地哼一聲,“我就奇怪了,皇甫和南宮家……到底有多大仇???”

    “這個……怎么說呢?”皇甫無瑕苦笑一聲,要說兩家的仇,真沒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但是相互仇恨度極高,“幾百年前,我們兩家關系還是不錯的……”

    起因是一個很普通的愛情故事,結果皇甫家的男子變心了,南宮家的女人自殺了。

    因為都是嫡系長支,事情鬧得比較大,兩家決定永不通婚,幾十年之后,類似的故事再次重演,這次自殺的是皇甫家的女子,南宮家的男子后來離奇死亡。

    這仇就越發地大了,南宮家覺得自己家吃虧了,處處針對皇甫家。

    后來南宮家一名三十歲就晉階出塵一層的絕頂天才,以其修煉速度和資質,鐵鐵的金丹苗子。然而就是這么個人,在跟人切磋時身受重傷,后來不小心走漏了消息,被仇敵圍毆致死。

    南宮家以為消息是皇甫家放出的,直接打殺了兩名可能走漏風聲的皇甫家子弟。

    皇甫家的人不干了,直接反殺了過去,仇越結越大,有可能成為兩個家族的傾族之戰……

    兩家老祖不得不出面——傾族之戰那可是不死不休的,要說仇恨度,真沒大到那個地步。

    老祖們從天通請來了一名善于天機推演的真人,回溯一下那兩名皇甫家子弟是否泄密。

    泄密……其實是真的泄密了,但是皇甫家子弟也就是隨口說一說,對那人的受傷表示一下幸災樂禍,不成想,路邊說話草窠里有人聽著,恰好被那個對頭聽去了。

    皇甫家的子弟不答應了,說你好歹審問一下也行啊,二話不說就把人打死,算怎么回事?

    簡而言之,兩家的恩怨是一點一點小矛盾積累起來的,單獨拿出來都不算大事,起碼沒有大到必須要一方滅族才行的程度——這種戰斗都是出奇血腥的,勝利者也注定只是慘勝。

    所以在其他金丹的調解下,南宮家賠了點錢,就算完事了。

    可是雙方都很不爽,就到了眼下的田地。

    皇甫無瑕大致解釋一下恩怨,然后好奇地發問,“你們到底談什么了?”

    “沒什么,”馮君有點沒精神——這么大點事,就搞出這么大的陣仗,還帶累了我?

    他將雙方的對話重復了一遍,“我要他找你商量,他要我跟薛家的出塵高階死決……你說這事兒不是挺滑稽嗎?”

    “呵呵,”皇甫無瑕不屑地笑一笑,“南宮家也就這點出息,大壞事不敢做,惡心人挺有一手……那你不跟我說一聲,就要這么回去?”

    “這有什么可說的?”馮君不以為然地回答,其實他是想跟皇甫無瑕商量的,畢竟他是為了遵守雙方合作的約定,才讓南宮有九不高興了——他是在為皇甫家背鍋呢。

    但是他真要這么說的,自己都會有點看不起自己,季平安為他馮某人背鍋,人家可曾抱怨了什么?既然是修道者,就要有自己的擔當。

    而且他也確實不怕對方搗亂,“他要真這么做,天通會任由他胡來?且不說我能不能請到出塵高階,只說我自己動手,假如打不過薛家的出塵高階……天通允許我被對方殺死嗎?”

    他一旦身死,香水沒了貨源倒還是小事,通訊系統沒了貨源,才是天大的事情。

    天通好不容易挑頭,聯合四派五臺,搞出這么一個凡物通訊議事會出來,在這種時候,馮君因為自家的一個執事找事,被人殺了——沒準天通都有對南宮家下手的打算了。

    馮君認為,天通商盟絕對丟不起這人。

    皇甫無瑕聽了之后,卻是冷冷地表示,“馮山主,你把人心想得太善良了,這有什么丟人不丟人的?只要能用實力碾壓你,制住了你之后,不需要弄死你,弄殘廢就夠了?!?

    說到此處,她居然冷笑出了聲,“呵呵,你覺得,天通喜歡一個完整的你呢,還是一個半殘的你?他們不會殺你的,起碼要給你師門一些反應時間,倒是季平安他們,是真危險了?!?

    馮君斜睥她一眼,“你的意思是,我高估了他們的操守?南宮家這樣游說,很可能成功?”

    你這不是廢話嗎?小院里的南宮有九的嘴角,泛起了一絲冷笑,沒有這點自信,我至于專門跑到止戈山一趟嗎?

    對方的交談,距離他并不遠,也沒有刻意地遮蔽,他當然聽得到。只不過,雙方都不是很介意罷了——到了某個層面,小動作起不了太多的作用,最終還是要看實力。

    皇甫無瑕有意無意地看墻里一眼,聲音略略地提高一聲,“成功的可能性肯定有,南宮家慣愛玩弄陰謀詭計,不過這事兒,你還是得跟我說一聲,我才好幫你運作?!?

    南宮有九在墻里不屑地笑一笑,甚至拿出一壺靈酒來,輕啜一口:呵呵,你的提防……真以為你的提防會有用?

    “這個很無所謂的,”馮君輕描淡寫地回答,“如果你們天通,不能有效地控制自己手下的掌柜或者執事,我可以考慮去跟十方臺合作?!?

    “誒誒,你這話什么意思?”皇甫無瑕的臉色變了,這可是她的業績,“這不是八字沒一撇,都在假設嘛,你放心好了,南宮上人也只是一家之言,他還真以為自己能一手遮天?”

    南宮有九的嘴角微微往上一翹,對不起了,我真能一手遮天,你還是太年輕了。

    “我不管他能不能一手遮天,”馮君很隨意地回答,“其實我潛在的合作伙伴真的很多,陰煞派、赤鳳派、天心臺……都可以的,我很好奇你們這種錯誤的認知,怎么會覺得我一定要跟天通合作?”

    南宮有九聞言,臉色也變了一變,把這小子逼急了,還真有這種可能。

    皇甫無瑕的臉色,也更糟糕了,馮君真要這么做的話,她的損失就大到沒邊兒了——雖然她的修為提升速度,還是驚世駭俗,但是……修道生涯就有污點了啊。

    她可是從小就立志,要成為傳說的人。

    她眼珠一轉,沉聲發話,“你放心好了,這件事我馬上會匯報給上層,讓他們盡量意識到你的潛力,不要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蠱惑……”

    她這話指的是誰就不用說了,不過墻里被影射的那位無所謂地笑一笑,心說你還真以為自己手眼通天了?天通這潭水……深著呢。

    皇甫無瑕并不清楚這些,第二天就讓人給修仙界送信去了。

    南宮有九是第三天離開的,馮君再沒有出來跟他談話,他也走得毫無留戀。

    三天之后,天上下起了小雨,酷暑氣息盡掃而去,皇甫無瑕正琢磨著要不要找馮君來喝酒,就覺得心中驀地生出一絲悸動來。

    她仔細感受一下,不知道悸動來自于何方,然后鬼使神差地,她摸出了那塊貼身藏著的黑曜石雕像。

    果不其然,黑色的雕像上,隱隱有一種晦澀的波動,不用心是感受不出來的。

    皇甫無瑕沖進房屋,火速關上房門,點上了信香,緊接著,老祖的身形就冒了出來。

    老祖看著她,很有點怒其不爭的樣子,“我說無瑕,感覺不對了,直接跟家里說好了,走什么天通的程序?你首先是皇甫家的人,其次才是天通的人呀?!?

    皇甫無瑕有萬種理由,但也沒法跟自家老祖辯解,尤其是老祖這次主動降臨,她估計是有說法的,只能喏喏點頭,“老祖指教得是,是孫兒想得不周全?!?

    “你想的何止是不周全!”皇甫老祖沒好氣地發話,“天通的水深得很,也就虧得我注意到了……好了,事情我安排妥了,你不用操心了,記得跟那個山主說一聲?!?

    說完這話,他的身形就消散了,信香燃燒了還不到四分之一。

    由此可見,皇甫老祖的時間雖然緊張,但那還是要看事情重要與否,他只是煩后輩無事來騷擾他,真的遇到要緊事,他還會抽出時間來處理,哪怕是主動念頭降臨。

    皇甫無瑕卻是抓瞎了,“事情辦妥了……什么叫安排妥了,我又該怎么跟馮君說?”

    沒辦法,自家老祖就是這么不著調,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好吧,也許這才是真性情吧?

    也就是在這一天,南宮有九趕回了修仙界。

    回去之后,他先趕到秋辰坊市的天通,見了一下曲會長。

    曲會長一直是皇甫無瑕的上級的上級,對皇甫無瑕也算照顧,但是他從來不想扯進皇甫和南宮家的爭斗中,而且這一次通訊系統的事情,他對皇甫無瑕是有點不滿的。



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www.nyyof.icu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m.www.nyyof.icu,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