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 修真小說 > 大數據修仙 > 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赤鸞出手

三连码: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赤鸞出手

    半個月之后,來到雷霆原的赤鳳上人,足有二十七人。

    報名主要是在前三天,到了后期,零零星星又來了幾個,沒來的不是有事,就是身體狀況尚可,或者是門派貢獻不是很富裕,當然,也有人不怎么相信馮君。

    此人或許是醫術和推演能力尚可,但未必值得用價值四千的師門貢獻來兌換。

    除此之外,還跟著來了三十個煉氣巔峰的弟子——火髓丹匹配成功的消息,在煉氣期里已經傳瘋了,只要有點能力的,都開始向師門申報匹配。

    這三十人,明顯不像上次選拔出的那四十人氣完神足,有人身上甚至還有明顯的傷勢。

    但是這些弟子強烈要求參與,受傷的人甚至表示,我可以休養調理一年,以后也不會參加什么戰斗,更不會胡亂服用藥物,所以提前匹配也是可以的。

    這個理由客觀上成立,火髓丹的匹配雖然是動態的,但是對于臻達煉氣巔峰的修者來說,如果不出現什么大的意外,基本上是不會有太大出入了。

    但是馮君還是挑出了一名弟子,表示他不合適匹配火髓丹,因為他的腎臟不但受傷,還中毒了——腎屬水,在治療腎臟的過程中,修者的水屬性會發生變化。

    這么嚴重的屬性變化,此刻當然不宜匹配。

    不過赤鸞還是出聲了,“馮山主,除了擅長匹配丹藥,你好像還擅長療傷?”

    馮君并不想攬事上身,他沉聲回答,“療傷我確實是略通皮毛,也能保證治好,但是療傷之后的身體變化,存在明顯的個體差異,現在我并不能推演出來?!?

    事實上他說的并不完全是真的,個體差異雖然客觀存在,但是他用手機模擬治療完畢之后,再嘗試匹配一下火髓丹,也能得出一個大差不差的結果來。

    但是馮君不想這么做——你太能干了,別人怎么活?

    現在的他已經不會再刻意地去低調了,卻也沒必要無限地吹噓自己——如果不是他足夠小心而且思維縝密,沒準已經被一群女瘋子抬進赤鳳派了。

    赤鸞沒有能力判斷他這話的真假,但既然是當著這么都人說出來,想必是經得起置疑的。

    等了一等,發現沒有人出聲,她問那名煉氣巔峰弟子,“需要馮上人為你推算一下治療方案嗎?今天是不可能給你做匹配了?!?

    “謝謝赤鸞上人,我不需要,”煉氣巔峰相當地激動,“我希望能保留我匹配的名額?!?

    他并不傻,哪怕馮上人療傷的水平很高,但是他的傷勢沒有那么復雜,普通治療就可以了,正經是這價值三千靈石的匹配,他絕對不會錯過。

    為此他表示,“療傷完畢后我可以等,將來有師叔去尋馮山主的時候,帶挈上我就行?!?

    赤鸞看他一眼,也沒計較他不聽話,只是淡淡地表示,“你倒是懂得抓住機會,看來以后……還得弄出價值三千靈的信物?!?

    這一次的治療和匹配,她沒打算使用信物,直接靈石交易就行,等到馮君離開之后,再使用信物記賬也來得及。

    但是馮君表示:這次你給我信物就好,我并不缺靈石,正經是你赤鳳派內部的一些商品,是我在外面買不到的,你愿意七折出售,對我來說也是好事。

    彩鸞當即表示反對,“馮山主你有所不知,我赤鳳派的很多內部商品是微利,而且都是禁止向外售賣的,適當售賣一些給你,是我們的心意,但是你若是大肆采買,就不合適了?!?

    這不是她有意刁難,而是實話,赤鳳派固然有些貨物價值虛高,但那都是通用型的,比如說大型儲物袋、出塵高階聚靈陣盤之類的;而很多派內修煉資源,確實是微利。

    馮君看一眼赤鸞,發現她沒有說話的意思,于是笑著回答,“其實全部給我靈石,我也不介意的,我只是希望,這些靈石能取之于赤鳳,也用之于赤鳳?!?

    一名上人聞言笑了,她覺得馮君很有趣,“你換走的物資,也是出自于赤鳳啊,這些就不算資源了嗎?馮山主,這些物資,你在外界很難用靈石買得到?!?

    她認為他是在混淆概念——我們赤鳳寧愿讓你賺走靈石!

    “青炫師姐不用說了,”赤鸞輕聲發話,“赤鳳能用派里的物資,跟馮山主維系一個良好的關系,是雙贏……當然,馮山主也不會買那些令我們感到為難的資源,對吧?”

    “那是肯定的,”馮君點點頭,“就我個人而言,是非常不喜歡麻煩的,如果有些為難是因為價格,還可以再討論……我覺得有必要再強調一遍,赤鸞上人會是一名非常出色的執掌?!?

    這是真心話,赤鸞真的太有執掌的格局了。

    赤鸞笑了一笑,他在這么多赤鳳弟子面前如此夸獎,她覺得非常有面子,“好了,我的同門都等很久了,可以開始了嗎?”

    這次的推演和匹配,大家都做了相應的準備,尤其是所有人都聽說,馮君推演,是要有實物做依據,所以很多修者都帶了格外多的物資來,供馮君篩選。

    這就直接導致了馮君的工作量增大,雖然他在手機里面匹配,外面不走字兒,但是工作量這么大,他也苦悶,哪怕是有小程序幫他跑。

    所以,二十七名出塵上人和二十九名煉氣弟子,讓他花費了整整十天。

    而他的收獲,是兩萬七千靈,以及二十七塊四道金邊的赤色信物,和二十九塊三道金邊的信物。

    至于說結果,二十九名煉氣弟子,他都給出了相應的火髓丹匹配數量,而二十七名出塵上人,他能保證幫助二十一名上人痊愈,三名壓制和減輕傷勢,另外兩名……就比較抱歉了。

    不過這也沒辦法,“無藥可醫”不是隨便說說的,這兩位的治療,要用到傳說中天才地寶,才有可能治愈,而赤鳳派拿不出實物,馮君也沒有相關數據,連推算結果都出不來。

    他能做的,就是選一些藥物,盡量幫忙拖延下去。

    當然,能有這樣的效果,也算不錯了,起碼沒有幾個人認為,馮君是浪得虛名。

    尤其令人感到驚訝的,是第二十七名上人。

    這是一名男性上人,馮君很干脆地表示——此人我拒絕推算,錢要照收,他來自幽冥山。

    “幽冥山”三個字從他嘴里說出來的時候,已經得了馮君神識提醒的赤鸞直接祭起一個紅色的圓環,然后接連三道不同的光芒落下,“禁錮”、“剝奪”、“驅散”!

    這是赤鳳派執法堂的重器,白色光芒的禁錮可以禁錮肉身,黃色光芒的剝奪是剝奪對方運轉體內靈氣的能力,青色的驅散則是驅散一切可能激發的術法和符箓。

    赤鸞是執法堂出身,任職少執掌之后,按說該交卸了這重器,但是執法長老想偷懶,說你先兼著堂主吧,平日里副堂主主持工作,你就是她身后的堅強后盾。

    赤鸞倒也不排斥這個要求,少執掌說是什么都能管,但也有可能什么都不能管,如果執掌主事,她通過執法堂也能展示一些存在。

    像眼下,她就可以直接出手,鎮壓可能的奸細。

    那男上人先是一怔,然后沒命地叫了起來,“冤枉,我冤枉??!”

    現場的女修們聞聲也是大嘩,派里竟然混進了幽冥山的人——那可是陰煞派的本部!

    陰煞派和赤鳳派的關系,實在不用提了,游龍子二話不說能打破赤鳳弟子所在院落的大門,而且還是打了兩次,白鸞和黑鸞則是光速打臉。

    其實那都是日常糾紛,看一看燕北風的傷勢就知道——那可是雙方都重傷了。

    更別說赤鳳派還庇護著雷霆原的雷修。

    這兩派一旦產生了實質上的矛盾,打出狗腦子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陰煞派有規定,赤鳳派周邊五萬里內的住戶,陰煞不會收他們為徒。

    赤鳳派馬上就以牙還牙,幽冥山周邊十萬里之內的住戶,沒資格拜入赤鳳派。

    其實赤鳳的這個禁令,禁止的人不會比對方更多,因為幽冥山的一側,是延綿數萬里的萬古冰山,里面根本無法生存,更別說還是陰煞派的禁地。

    總而言之,馮君這句話,算是捅了馬蜂窩。

    憤怒的女修們圍著被禁錮的男上人,嘰嘰喳喳地怒罵了起來。

    不過這名男修有點小帥,在派里的人緣也還算不錯。

    所以就有女修問他,你冤枉什么——是馮上人算錯了嗎?

    馮君也不說話,就那么看著對方,嘴角還帶著一絲冷笑。

    男修本來想狡辯的,但是看著他的笑容,實在有點心虛——此人的推算能力實在太可怕了。

    所以他只能表示,我確實是出生在幽冥山中,但是出生的時候,父親已經戰死了,派里的各項福利也被收回,僅剩的那些撫恤金,也被父親的其他女人搶走。

    所以他的母親在他三歲的時候,帶著他離開了幽冥山,因為陰煞派做得太過絕情,母子倆索性遠走他鄉。

    后來他的母親死在了毒蛇嘴下,他成了孤兒,不成想最后居然能入了赤鳳派的法眼。

    (更新到,召喚月票。)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www.nyyof.icu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m.www.nyyof.icu,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