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 修真小說 > 大數據修仙 > 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試探

7个数复式三中三多少: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試探

    馮君不是很想回答這個問題,所以他含糊其辭地表示,“嗯,你不用多問了?!?

    但是接下來,孔紫伊也這么問,他就不能回避了。

    事實上,他出去躲避是為了躲陰魂,但是連著躲了兩天,主要還是為了躲孔紫伊。

    在孔紫伊的眼里,好風景三人是他的人,她心里也清楚,這三個人的來路不怎么正,隨時可能不見,但是這個消失的過程,還是含糊一點的好。

    所以他表示,“師門那邊出了點事情,要她們三個回去處理一下,短期內回不來?!?

    他這回答被陰魂知曉之后,大佬居然又專程到腦海里來找他,“你是對我不放心?”

    既然它這么問了,馮君只能很光棍地表示,“你我的恩怨,何必摻雜上別人?”

    陰魂卻是一語道破了他的心思,“那兩個修武的家伙,卻不見你這么上心,看來你對這個位面,還是很有些疏離?!?

    它說的是景青陽和陳鈞偉,馮君并沒有把他倆也遣散。

    馮君滿不在乎地回答,“故土難離,世間事原本就該如此,難道不是嗎?”

    手機位面就是這點好,你若是有自己的堅持,還符合一定的道德認知的話,一般人不會叫真,陰魂也是如此,不過它還是有點不服氣地表示,“你好像對自己很有信心?”

    馮君也不跟它叫真,只是笑著回答,“你我初次合作,關系本來就很不穩定,你說這樣的話……對合作有幫助嗎?”

    陰魂卻是不以為然地表示,“我這一問,本來就是試探,現在看起來,我的感覺沒錯,你還真是有對付我的底牌……起碼你認為,可以對付得了我?!?

    馮君聽得就笑了,“就是合作而已,說那么明白做什么?”

    “你這么想就不對,”陰魂很鄭重地表示,“你有對付我的能力,我也有對付你的能力,這才是合作的基礎,沒有對等的實力,談合作是耍流mang?!?

    看起來,它在觀察馮君的過程中,也學會了不少時髦語言。

    接下來,馮君告知孔紫伊,自己打算前往**之林走一趟,問她去不去。

    孔紫伊表示,我還沒去過**之林呢,然后她又問師姐去不去。

    安雨虹自我感覺,在雷霆原修煉的效果非常好,有點舍不得離開,孔紫伊告訴她你索性就在這里待著好了,我們去了新的地方,會告訴你位置的。

    所以兩名上人和四名隨從坐著飛舟,直奔**之林而去。

    **之林的范圍相當龐大,有億萬里方圓,里面不但有荒獸,更有兩位數的金丹妖獸。

    森林的邊緣,曾經有大能修士下過禁制,禁止金丹期修者出入,金丹真人不能入**之林,金丹妖獸也不能出林子。

    不過真人真的想出入,也不是沒有辦法,好幾個坊市抵御獸潮的地方,就是**之林的入口,這里是不禁金丹的。

    馮君他們去**之林,當然不需要找特定的坊市,去現實交界處即可。

    這些交界之處,都有不弱的出塵家族鎮守,因為**之林里,好東西實在太多了,更別說那些靈獸荒獸什么的,雖然很危險,但也價值不菲。

    馮君根據陰魂的指示,來到了一個名叫鳳歌的鎮子,打聽一下附近的情況。

    兩人都是上人,氣度不凡,還跟得有隨從,但是他們打聽消息,當地人竟然惶恐地搖頭,然后四散而逃,渾然不顧什么“對上人不敬”之類的說法。

    馮君想找當地的天通商盟,了解一些相關的消息,卻是死活在鎮子里找不到天通。

    有膽子比較大的居民告訴他倆,說鎮子上沒有天通,想去天通,得到坊市里。

    此處地廣人稀,最近的坊市,也是在十萬里之外。

    馮君和孔紫伊都不是喜歡欺壓良善的人,雖然有點不摸此處行情,但也不會跟居民們叫真,兩人商定,晚上在這里休息一夜,第二天去附近的坊市問一下,這里到底怎么回事。

    因為不明就里,他倆也不會在鎮子上居住,馮君放出了自己的行在,邀請孔紫伊住過來——雖然男女混住不太合適,但是方便就近援手。

    這一次,孔紫伊都沒拿出自己的行在——她的行在還是有點奢華了,太清上人的名頭雖然嚇人,但這里是**之林邊緣,窮兇極惡之徒比比皆是。

    果不其然,馮君的行在一放出,周圍頓時就多出了無數雙眼睛。

    馮君此刻也不會留手,直接放出了接近出塵高階的威壓,向四下里掃去。

    這么強悍的神識一出,周邊趕來的修者嚇得紛紛走避——不好惹啊。

    不過也有那不含糊的,明明才是煉氣高階,仗著有?;ど窕甑姆ㄆ?,硬頂著壓力,拱手高聲發問,“敢問何方上人大駕光臨?”

    “滾!”孔紫伊厲喝一聲,神識重重地擊出,“喚你家大人來!”

    這并不是她囂張,而是對方太過無禮了。

    能在野外出現的修仙行在,九成九有上人居住其中,而馮君更是已經展示出了上人的神識,這種情況下,區區的煉氣期竟然敢出聲發問,誰能忍?

    哪怕對方身后有大能人物,馮君這邊也絕對不可能示弱,而孔紫伊就更不可能了——四大派的上人,不能讓人這么糟蹋。

    那煉氣修者頓時癱倒在地,七竅里往外流血,不養個一年半載的,絕對好不了。

    他身后一名煉氣六層的伴當嚇得頓時怔在了那里,緊接著,一股奇大的威壓當頭罩下。

    他很希望自己能扛得住那股威壓,但是很遺憾,下一刻,他的身體就重重地撲倒在地。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覺得身上一輕,不過這一次,他沒敢直接站起來,而是單腿跪地,“我的伴當有眼無珠出言不遜,還望上人海涵?!?

    周遭卻是一片寂靜,良久之后,才有人在他耳邊輕哼一聲,“姑念初犯,饒你二人一命,記住了,沒有下一次?!?

    此人又是連連拱手,然后抱起同伴,一步步倒退著離開。

    孔紫伊忍不住看馮君一眼,“這些人……有些桀驁啊?!?

    馮君笑了一笑,“我的防御陣,也不會太差,估計今天晚上不會太平,你先休息吧?!?

    “我先聯系一下同門師兄妹,”孔紫伊冷哼一聲,“明天不走了,省得他們以為咱們怕了?!?

    別看她一向很好說話,一旦叫起真來,也是相當執拗。

    馮君本來不想跟當地人搞得太僵,但是孔紫伊要認真,那他也就奉陪到底了——一旦在此處打響一些名頭,他們做事倒也就會少了一些掣肘。

    不過奇怪的是,當天晚上竟然沒有人前來。

    第二天上午,周圍也沒有什么閑雜人等,看來周邊的人已經知道,這群人不好惹了。

    等到中午時分,終于有一群人前來,打頭的是一名出塵初階,身后七八個煉氣高階,還有一名以武入道的煉氣中階——他在最后方戒備,身體離地只有半人高。

    這個高度表示沒有多少敵意,只是告訴對方,我們這兒還有會飛的。

    打頭的上人來到院門口,高聲發話,“松海林散修方文平,見過行在中的道友,不知道友來自何方,可否撥冗一見?”

    院門輕啟,一名煉氣高階女修,和一名煉氣一層的男修走了出來。

    方文平沒有發作,心里卻是暗暗地記了一筆賬:我堂堂的上人前來拜訪,你讓煉氣修者出來接待……此等行為,比昨天那倆強到哪里了?

    不過這事兒不著急計較,咱們慢慢來。

    然而下一刻,只見那女修一抬手,亮出一面敕牌,“太清弟子見過上人,師叔請上人入內,其他閑雜人等就免了吧?!?

    “太清弟子?”方文平先是一愣,然后臉上就泛起了燦爛的笑容,“哎呀,原來是太清高足蒞臨,方某未曾遠迎,實在是有點失禮了?!?

    說完這話,他轉身來到了一名煉氣八層的漢子身前,接過了一個儲物袋,然后吩咐一句,“你等退出五里之外……那些閑雜人等,不要放過來?!?

    那漢子還有點猶豫,沖他使一個眼色:這太清弟子,不會是假冒的吧?

    方文平抬手拍兩下他的肩膀,用不大的聲音發話,卻又能讓小院里隱約聽到,“太清的天機推演獨步四大派,誰敢冒充太清弟子?”

    然后他就一轉身,喜眉笑眼地走進了院門。

    馮君和孔紫伊在院子里站著,見到對方之后,也是抬手一拱,“散修馮君(太清孔紫伊)見過方道友?!?

    方文平見到是兩名上人,也是微微一怔,不過當他發現修為較高的孔紫伊是太清之人,心里那點疑惑也就放下了——這位應該是主事的。

    他此次前來,也是做了軟硬兩手準備,發現對方是太清弟子,這強硬手段就沒必要使出了,于是打開了儲物袋,取出十只肥胖的帶甲靈獸,“這是一點小心意,算是個見面禮?!?

    “麟松鼠?”孔紫伊卻是個識貨的,她眉頭一揚,“倒是難得的珍饈,一頭麟松鼠在太清,怎么也要賣到一百靈石,難得還是這么大個的……此物太過貴重,我們不便收?!?

    堂堂的太清核心弟子,不屑占人這種小便宜。

    (更新到,召喚月票。)



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www.nyyof.icu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m.www.nyyof.icu,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