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码专家六肖复式高手: 394章 秋鴻歸雁起

    “沒用的?!?

    羅毅長槍上挑,淺淡的玄黃之力在真元的催動之下輕輕松松就刺破了那再次壓下的絢爛星圖。

    “當!”

    白竹的劍身與羅毅手中的玄黃長槍交擊在一起,羅毅的身體不由踉蹌后退了三步,長槍槍尾在地上戳出了一個半尺深的窟窿,這才止住了退勢。

    單憑肉體力道,姜寧面對這位地器初期的高手竟還占到了些微的上風!

    嘴角掛起了一絲笑意,姜寧得理不饒人,右手之中的小灰馬上又是一記大雪崩當頭砸下,不講花哨,只求力道盡可能大,出劍的速度盡可能快!

    “你還真以為我拿你沒辦法了不成?”,羅毅冷哼一聲,長槍之上地器境界的真元爆發,七種土相真意化作七道深淺不一的線條纏繞在槍尖,凝結成為了一種比起真意更加高深的規則力量,槍弧一甩,輕聲道:“起!”

    地器之于法域境的區別除了經由法域從大地之中提取出來的這一絲玄黃之力之外,再有就是真意強度之間的區別。

    星極境高手進階到法域的必要的條件是領悟一門真意,而進入法域之后,修者則需要開始領悟更多特性接近的真意,從法域一層到九層巔峰,若是想要進一步突破到地器境界,至少需要領悟七門真意,并且將這些特性相近的真意糅合在一起,形成一門更加霸道,威力也更加強橫的能力,這種能力便叫做規則!

    規則誕生于天地之間,自然不是人們可以隨便創造出來的。

    因此,想要領悟相應的規則,就必須領悟特定的幾種真意才有可能做到。

    就拿南十三國大比之中姜寧遇到的那位蠻族年輕高手袁流兒來講,同時領悟金木水火土五種相性的真意,進階法域自然是不成問題,但是想要在法域境界將這五種真意糅雜在一起形成一門新的規則,那就是件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了。

    槍弧一出,這一次帶出了八成力道,加上真元的全面爆發,終于算是和那一記當頭而下的大雪崩斗了個平分秋色

    而與方才不一樣的是,槍弧觸碰到小灰劍身的同時,地面上還有七八十道由土石凝聚而成的槍尖從四面八方驟然凸起,對準了姜寧的周身大穴!

    白衣姜寧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

    原本那規則之力帶起的巖槍他還準備出手擋上一擋,這下倒好,他連理都不想理會了,白竹瀲滟以其人之道分化出劍芒直逼那羅毅周身的三百六十五個穴位,小灰則是再一次蓄積好了力道,又是一記威力巨大的星海當頭落下。

    “真是狂妄!”

    眼見姜寧對自己的規則之力帶起的巖槍視而不見,卻選擇不要命的對自己發起攻擊,辦事一向謹慎,力求牢靠,萬無一失,羅毅對姜寧這種托大的選

    擇十分不屑。

    你小子對自己的肉身未免也太過自信了些,莫非你還以為能夠硬生生吃下如此多的巖槍不成?

    只不過很快,姜寧就給出了他自己的答案。

    姜寧身上突然有星光亮起,那七八十道巖槍對應的竅穴之上驟然有星力化作劍芒透體而出,與那些巖槍針尖麥芒的對撞到了一起,劍芒湮滅之時,那七八十道巖槍尚有些許的余力,只是落在擁有羅漢符和句芒符兩道宗師符紙力量的護持之下,自然而然的便崩碎成了漫天的土灰,并未能夠對姜寧的身體造成一丁點的損傷。

    羅毅眼中的不屑立時就變成了濃濃的警惕之心。

    小看這小子了!

    不單單是因為姜寧方才不管不顧,任由那巖槍攻擊自己的大膽行為竟真能全身而退的周密心思和詭譎手段,姜寧身上令他更加警惕的東西,是那妙到毫巔的計算能力!

    方才那七八十個竅穴施放出劍芒的手段過程雖然極為短暫,但是羅毅還是看出了姜寧在竅穴之中儲藏了某種能量的事實。

    他看得出,那些竅穴之中儲藏的能量極為充裕,但是對方卻吝嗇到不愿意放出足夠強大的劍芒來完全抵消那七八十道的巖槍攻擊,而是選擇消耗掉巖槍七八成的力道之后,借助身體上的屏障來抵消剩下的那些無關緊要的力量。

    這些細節,在能量充足的時候自然沒有什么所謂,但是在能量不足的情況下,對于自身功力錙銖必較的使用的本事就變得極為難能可貴。

    羅毅的長槍一個橫掃千軍,無數的劍元在他的身周爆炸,玄黃之力抵擋姜寧的星海劍招極為有效,但是那種能量到底是非常有限,不到了關鍵時候,羅毅也不愿頻繁的消耗長槍內部的玄黃之力。

    只是,星海一劍擋住了,接下來那一記速度驟增的,卻已經來到了羅毅的眉心!

    玄黃長槍再一次增速,本不想消耗玄黃之力的羅毅,這一次卻不得不任由長槍自發護主,姜寧那左右互搏的雙手劍他的感知跟得上,身體反應卻竟然還是慢了半拍。

    羅毅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一個堂堂地器高手,肉體反應竟然跟不上一個星極巔峰的毛頭小子,說出來都要叫人笑掉大牙!

    這位高高在上的羅家家主哪里會知道,眼前這個星極境的小子,一早就在泥丸宮中鍛煉出了元神!

    只是地器畢竟是地器,到底不是法域。

    姜寧的七色星火可以抵消法域的壓制,元神他也有,真意他也會幾種,劍元強度更是超出了絕大多數法域高手的真元法力,法域境之于如今的他根本沒有半點優勢可言。

    但是羅毅所掌握的規則之力和玄黃靈寶卻是姜寧到目前為止都沒能擁有的東西,這就是他實打實的優勢

    所在!

    羅毅自己也很清楚這一點。

    擋下姜寧的鳳去之后,槍頭一甩,原先那些已經破碎消失的巖槍再次出現,原路刺向姜寧的同時,溫城街道上的地面開始瘋狂的隆起,土石凝結而成的潑天大手高高揚起繼而轟然落下,幾乎遮住了五分之一座的溫城,城中之人皆是心膽欲裂!

    城主白雄奇幾乎實在第一時間就張開了整個的護城大陣,擋不擋得住另說,總歸要盡人事聽天命,若是任由那羅毅這么一掌拍下去,整個溫城都要毀于一旦,傷亡會有幾許,白雄奇一時之間都不敢去想。他只知道,若是對方這一掌拍實嘍,他這好不容易托關系走門路混來的溫城城主的位置,鐵定要長了翅膀從他的頭頂飛走!一時之間,對這位蠻不講理以勢壓人的羅家家主頓時好感全無,至于城中那些大大小小的家族之人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雙劍脫手,雙手合十。

    白竹與小灰懸浮在姜寧的身側,一瞬之間就分化出了上千道紫金色的明亮劍光。

    “雁陣!”姜寧輕聲呢喃。

    跨過云夢水澤,從南疆返回闕京的時候,姜寧曾經厚著臉皮從準岳父幽瀾那里討來了幾份威力可觀的地字劍陣,只是時間緊迫,行程又太滿,直到南十三國大比結束后的幾日,在與鵲兒和南宮鏡她們一道前往青雀山脈的路上,這才勉強掌握了這門全名為《秋鴻回雁》的劍陣!

    墨綠色的陰陽魚突兀的出現在了姜寧的背后,緩緩輪轉,地劍--渾圓的防御劍幕撐開,上千道的紫金劍光似乎化作了一只只靈巧雀躍的雁子,次序井然,一個呼吸不到的時間就化作了一個簡單的錐形雁陣。

    一股無形的鋒銳氣韻從那雁陣之上彌漫而出,姜寧雙手前推,輕輕念叨了一聲‘去’,那雁陣便折角而上,沖破了從天際胡亂灑落的土石碎屑,與那巨大的巖石手掌碰撞在了一起!

    溫城的護城大陣也是一個地字宗師陣法,在全城地下靈氣和城主府的元晶支持之下率先撐起,蔚藍色的水相光幕從四面八方擠壓著那只巖石大手,此時為了保住城中的百姓還有自己頭頂的烏紗帽,白雄奇已經不顧上去考慮會不會因此得罪天風城羅家了,帶頭在王朝陳池之中與人戰斗,已然是不把王朝放在眼里,那羅毅這會兒風光了,到時候,王朝之中自會有人出來收拾他。

    只是那蔚藍色的水幕在巖石大手之上附著的土相規則的力量之下只是支撐了幾個呼吸的時間就破開了一個大洞。

    紫金色的雁陣劍芒一沖而上,有限的規則之力隨著土石大手一起破碎,漫天土塊和石頭雨落。

    風流云散,天清地朗之時,雁陣已回,巖石大手卻已消失不見。

    白雄奇的冷汗打濕了后背

    ,微微松了口氣,有些驚駭的關注著幾個街區之外的白衣姜寧,眸子中的情緒復雜。

    雙劍懸于身側,姜寧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吐出一口濁氣,挑釁的朝著那羅毅勾了勾手指,一如既往的發揚了自己的劍仙本質,擠眉弄眼,露出了一個要多賤有多賤的笑容。

    “怎么?所謂的地器境,就只有這么點本事么?”

    羅毅微微瞇眼,心中殺機大盛,這樣的人,既已得罪,今日便是傾盡全力也定要斬草除根!

    大手撫過槍桿,土黃色的長槍陡然間變成了蒼白。

    “既然你想知道我有多少能耐,那我就讓你看個夠!”

    (本章完)



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www.nyyof.icu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m.www.nyyof.icu,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