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 都市小說 > 大刁民 > 正文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入京討債(二)

一点红心水高:正文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入京討債(二)

    春末夏初的京城,陽光格外明媚,擋不住地心情暢快。史家親朋好友在京城凱賓斯基酒店的草坪上歡聚一堂,藍天白云下,觥籌交錯,喜氣洋洋。

    一個身著得體西服的男子走到眾賓客中間,輕輕敲擊酒杯,將眾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

    “各位,感謝大家今天蒞臨我父親八十大壽的壽宴!”男子微微頓了頓,朝坐在首席位置的父親史漢義點了點頭。

    耄耋之年的老人臉上布滿老人斑,略顯渾濁的眼中依舊帶著一絲壯年時期的精明??吹匠ぷ郵泛曖畎菏淄π氐卣駒誶子訓敝?,舉手投足間充滿自信,年邁的史漢義不覺胸中生出諸多感慨——當年的選擇看來終究是沒錯的,若不是及時地從古氏陣營抽身轉投向蔣家的懷抱,又豈會有史家如今的風光?老人的目光一一從次子史宏宙、小女史宏英身上掠過,宏宇是央企能源系高管,宏廟去年調入了京城經信委,宏英年初也進了教育部政法司,兄妹三人守望相助,史家自然會越來越繁榮昌盛。

    “我父親戎馬半生,為新中國付出諸多心血。想當年,父親親赴南疆戰場,生生從死人堆里救出了一十八戰友……”史宏宇的聲音渾厚,聲線極具煽動力,一次又一次激情澎湃的演繹,使得在場的所有人仿佛看到了壽星老人當年在沙場浴血奮戰的畫面。

    “就是這樣一位老人,在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之際,拿出了畢生的積蓄全部捐獻給西部希望工程,總計數目是一百五十八萬四千……”

    草坪上響起陣陣掌聲,老人頜首微笑向眾人致意。

    長子史宏宇用敬佩的眼神看向老人,而后感慨道:“作為長子,我深感驕傲和自豪,有這樣的父親,是我們史家三兄妹的福氣!在這里,我代表我的弟弟宏宙、妹妹宏英,祝我的父親身體健康、長命百歲、壽比南山!”

    就在史家眾人等待著掌聲響起的時候,一個不和諧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長命百歲、壽比南山,老而不死——是為啥來著?哦,老而不死是為賊??!”

    和煦的陽光照在史宏宇的臉上,笑容有些僵硬,很多人都聽到了這個聲音,發出善意的笑聲,史宏宇環視四周,并沒有發現始作俑者,于是打了個哈哈,笑道:“匪徒賊子當年不都被老爺子扛槍打跑到對岸去了嘛,來來來,讓我們舉起手中的酒杯,祝老爺子生日快樂……”

    “你當年臨陣脫逃,保住了一條命,現在你快樂了,九泉之下的那些兄弟們,史漢義,你有沒有問過他們快樂還是不快樂?”那個不和諧的聲音再次響起。

    眾人的目光齊唰唰地聚焦在首座的老人身上,只見老人面帶微笑,對剛剛那聲音的控訴似乎毫不在意,但此時,只有陪在他身邊的小女兒史宏英能夠感受到老人正在顫抖的右手。

    “不知是哪位好朋友,今天是家父八十大壽

    ,若是來祝壽,史家觀迎,若是想鬧事,還請好好掂量掂量!”史宏宇臉上的笑容已經幾乎快要消失殆盡了,原本和善的眼神中此時也多了一絲兇狠,目光從在場的嘉賓身上逐一地掃過,卻將眾人都排除在外。

    誰料那聲音果然又再度響起,眾人這才發現,那聲音是從現場的音響中傳來的。

    “嗯,祝壽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是你這個所謂的孝子哭著給你老子送終的話,我倒是不介意來看場好戲!”那穿質樸黑褲白衫的青年緩緩踏上草坪,踩著草束間的斑駁光影,一步一步走向草坪中央的史家長子。

    那句送終之言,放在這中俗西辦的壽宴之上可謂是挑釁之至,一時間眾賓客交頭接耳,因為在場的,還未曾有人認出這口出狂言的青年人究竟是誰。

    京城是一國權力的核心之地,自古一國之都階層等級劃分便無比森嚴,史家在這京城當中更算不上一等一的豪門大族,更不能跟那些紅門高墻內的家族相提并論,卻也是距離金字塔最頂層最近的那一撮人當中,頗為顯赫的一門姓氏。先不說史漢義從某個位置上退下來之前可以算是實權在握,單單史家三兄妹手中所能掌握的資源便已經足夠讓尋常百姓瞠目結舌,這還沒有算上史漢義用聯姻方式給三兄妹帶來的利益聯盟。而且,到場的所有人都很清楚,就算這一切都拋開不談,單單史漢義背后的那個“蔣”字,便足以讓現場所有人給予足夠多的重視。

    不知是哪個人輕輕喊了一聲“李云道”,而后,凡是聽說過當年京城飯店門前那場風波的均不約而同地倒抽一口涼氣,余者皆一臉茫然看向周遭的同伴,低聲詢問著這青年人的來歷,直到聽到“王家”“王鵬震”之類的字眼,眾人便覺得原本清晰到一面倒的現場局勢瞬間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史宏宇顯然也聽到了那個名字,心中忐忑,但臉上卻還是掛著無辜的憤怒?!安恢蘭腋富蚴俏頤僑置迷謔裁吹胤降米锪?,既然來了,那便是客人,有什么事情,等壽宴結束了,再行商量!”史宏宇只想著等客人們都散了,到時候該如何便如何,哪怕道歉一番,也好過在這上百的親朋好友面前丟了史家的面子。

    桃花眸子透出的眼神不再如往常那般溫和,相反如劍一般刺入在座每一個了解那件事情的史家眾人的心臟。

    “客人?商量?呵呵,呵呵呵……”他的笑聲有些清冷,所以充滿了嘲笑的意味,“當年你們拒絕與古家產生任何瓜葛,孤苦無依的孩子也激不起你們絲毫的同情心,如今盤古資本做大了,你們便想打著表姨姨夫的旗號企圖染指,給可人下那藥的時候,你們可曾想過與她商量一番?”

    對于當年史家叛離古家,轉投向蔣家懷抱的舊事,在場也只有幾位上了年紀的老者依舊記得往事,此時被這年輕人提及,便也就想起那些動亂歲月里

    的林林種種,不由得同時一聲長嘆。而更多的人是抓住了“可人”“盤古資本”“下藥”“染指”一類的關鍵詞,看向史家眾人的目光便多了一絲疑慮。

    “你……你不要血口噴人!”史宏宇看微微閉目不語的史家老爺子,心中懊悔不已,早知道當時就該依了老爺子的絕戶計,直接將那古可人毒死,也就沒有今日的這些麻煩了,一時間又惱又悔,急得雙目通紅:“保安,給我叫酒店的保安,把這個人給我轟出去!”

    “血口噴人?”李云道淡淡一笑,原本走向史宏宇方向的步伐微微一偏,開始走向嘉賓中間某個人的方向。

    史宏宇先是一愣,而后緊張地看向李云道:“你……你要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幾乎同樣的話,從一個滿臉緊張的年輕人口中問出,年輕的面孔仰視著李云道,由于背光的原因,他看不太清李云道的面孔,但撐著椅子的雙手忍不住微微顫抖。

    “我想干什么?”李云道的面孔一寸一寸地挨近,笑容燦爛得如同這四月天的陽光,而后陡然聲音提高,“我倒要問問,你想干什么?”幾乎是在發問的同時,他一把揪住那年輕人的頭發,冷冷問道:“說,哪只手下的藥?”

    那年輕人吃痛,原本還算得帥氣的面孔陡然變形,朝著史宏宇方向:“姑父救我!”

    “保安,快叫保安!打人了,打人了!”不等史宏宇開口,史家眾人中便有穿金戴銀的婦人叫嚷了起來,草坪旁,果真正有四名保安向著場中動手的那人奔去。

    看到保安來了,就在眾人以為鬧劇即將結束時,一個不知何時起便蹲在了場面拿著破舊手機玩老掉牙的“貪吃蛇”游戲的青年站了起來,稍稍微前踏出一步,一手握著手機,目光仍舊停留在屏幕上,只伸出一只手。

    下一個瞬間,便見四名保鏢無一例上地被人生生推出去十幾米遠,那青年頭也不抬頭道:“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

    四名保安都是酒店招募的退體軍人,其中兩人還是偵察兵出身,連忙拉住另外兩名同伴,一人道:“別,快報警吧,碰上高手了!”

    眾人這才知道,那看上去不過剛剛成年的青年男子居然是個武道高手。

    此時再看場中,李云道將那年輕人拎了起來,繼續問道:“我問你呢。哪只手下的藥?你要是不說,我就默認你是兩只手都用了!”

    而后,單手抓起那青年的一只右手,用力一折,只聽得咔噠一聲,那青年猛地一聲慘叫,一只右手便耷拉下來。

    “嗯,還有左手!”

    李云道面帶微笑地又抓起青年的左手,就在此時,聽得前排史家的方向傳來一聲爆喝:“夠了!”

    李云道看了一眼暴怒得如同一頭垂暮猛獸的史家老爺子,淡淡一笑:“不夠??!”

    。m.



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www.nyyof.icu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m.www.nyyof.icu,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