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 都市小說 > 大刁民 > 第六章 大人物,小人物

管家婆新论坛手机站: 第六章 大人物,小人物

    人的思維具有運動物體一般的慣性,一個習慣了劍走偏鋒的男人自然很很難改變這種將他送上人生巔峰的思維方式。像眼前這個南京上海柵戶區一竿子抽下去十個里面個都是差不多民工模樣的鄉下人,站蔡家男人這個位面上可能永遠都不會跟民工那個位面上的人產生任何交集。

    誰能想象這個出生紅色家庭,如今作為華工集團的董事局主席手掌億資金的蔡家男人曾經也顛沛流離居定所?熟悉這個男人的圈內人士都知道,這個放著上?;破只岷湍暇┙鵒攴溝甓蝗ハ硎艿哪腥似不洞舐礪繁叩娜然鴣斕拇笈諾?。跟這個男人談生意,一要能喝正宗的二鍋頭,二要能吃一口純正的川菜,過了前兩關,差不多這生意己經談成了。

    今天這個男人再一次眾人目瞪口呆坐到了營地間的地上,住南京鐘山高爾夫別墅里的嬌美妻子親手為他挑選的一身價格不菲的“阿瑪尼”似乎對他來說跟十幾二十塊錢的地攤貨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

    接著,又是眾人瞠目結舌,那個始終法讓人看出他內心真實想法的山間刁民居然也盤著腿坐到了地上,弓著身子,雙手習慣性地交叉入袖管,那模樣跟蹲坑角抽著火辣旱煙上了年紀的東北老大爺一般老態龍鐘。

    “村子里的人都喜歡喊我刁小子,因為我打小就刁鉆愛整人,而且是那種睚眥必報的刁鉆小人。八歲的時候,阿巴扎隔壁比我大五歲的隆布拉贊搶了我一把牛角刀,后你知道怎么著了嗎?”

    清晨的薄霧散,柔和而溫暖的陽光緩緩灑落昆侖山脈,穿過濃茂神怪出沒的千年名山間組成了一曲和諧的諧奏曲。

    只是溪邊那由背包客臨時組成的宿營地內氣氛卻不是一般地詭秘。瞇著眼睛的昆侖山刁民饒有興致的講述著陳年往事,仿佛那個同樣盤腿坐他對面、一身昂貴阿瑪尼的男人只是他多年未見的老友一般。

    為詭異的是,對面這個長三角執掌眾多生殺大權的男人居然也瞇著眼睛饒有興趣地聽著那眾人看來沒有半點兒意思的陳芝麻爛谷子的往事。

    “怎么著了?”這個男人再次劍走偏鋒地讓眾人集體咋舌。

    似乎剛剛的姿勢并不是很舒服,盤腿坐著的昆侖刁民挪了挪屁股,擺出一個難看地讓自己舒服的姿勢:“其實也沒什么,我只是半夜放了一條‘火燎子’到他們家的牲口棚,然后弄了一窩喜歡吃肉的螞蟻放他們家口。嗯,當然,火燎子弓角放的,食人蟻是徽猷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反正我這昆侖山上竄下跳了二十幾年,從來沒見過這傳說的兩樣玩意兒。我這兩個哥哥,什么都好,就是有一點不好,出了名的護犢子,不信你可以問阿巴扎?!?

    聽到后這句話,那原本呈怒目金鋼狀的弓角憨憨一笑,摸了摸腦袋還不忘點點頭,隨后似乎突然間想起什么,面色一正,瞪眼看著跟蔡家男人身后的特種精英。

    笑如憨熊,怒則如夜叉金鋼,一夫當關,萬從莫開,立馬橫刀,穩如泰山。

    就弓角摸頭憨笑的時候,他身邊那個如同芙蓉鮮花般的男人突然如盛開般嫣然一笑,這個瞬間,就連站對面的蔡家女人桃夭也忍不住有種眩暈的錯覺。

    誰能想象,一個長得比女人好看、比女子嬌嫩、模樣看似比女子還要柔弱的男人,剛剛放倒那些特種精英的時候,速之,韌性之足,人能及。

    “他們是你哥哥?親哥哥?”盤腿坐著的蔡修戈仰著腦袋打量了一下站對面的兩個男人,表情有些疑惑。

    “如假包換的親兄弟?!?

    “如假包換?”蔡修戈輕輕一笑,不再多問,而是輕搖著頭道:“你是不是想說,如果我搶了你的玉石,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你們三兄弟也要我把玉石吐出來?”

    李云道有些困惑地看了對面的蔡家男人一眼,顯然這句話應該由他來說,而不是出自對方之口,而對方搶了他的話,一時間,他有些捉摸不透對面這個一臉儒雅風范的男人葫蘆里面到底賣的什么藥。

    就算他李云道再怎么博覽群書,再怎么厚積薄,說到底,他如今仍舊是個遠都沒有走出過昆侖山的鄉下人。不管他怎么刁鉆,怎么靈活,怎么有城府,他仍舊缺少一鳴驚人的底氣。

    閱歷,其實本就是魔鬼。

    如今的李云道就仿佛一支裝滿了子的匣,偏偏缺了那枝正好可以容納他這個匣的槍,空有一腔殺傷力巨大的穿甲,卻用武之地。

    這把槍,卻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就可以速就的。

    出巨大轟鳴聲一路囂張而去的越野車如同它到來時那般驚天動地,走的時候仍舊不忘村里那群沒見過世面的鄉下人面前驚世駭俗一把。

    可是直到那些轟鳴聲消失耽,坐營地央的昆侖刁民仍舊如掐了明王不動根本印的菩薩一般,八風不動。

    “弓角,剛才那群人拿出為的那些玩意兒就是傳說的槍嗎?比徽猷自己做的土銃還要厲害?認得出來是什么槍嗎?”坐地上冥思苦想了半天,始終不得正解的的李云道終于開口說話。

    抱著小喇嘛,車隊離去后始終一臉憨笑的男人搖了搖頭,向身邊的徽猷投去詢問的眼神。

    比女人還要好看的男人嘟囔了兩句,也搖了搖頭。

    顯然,這兩個同樣二十幾年沒有邁出過昆侖山境的男人對于軍火沒有任何概念。

    “俄國產p微聲手槍,全槍長165毫米,槍管長76毫米,空槍重710克,頭重10克,初速高,射程遠,威力大,一般防衣根本防不住它。30米距離內,穿透5毫米厚的鋼板基本上沒有什么問題?!蹦甏笫迨適鋇爻魷擲鈐頻賴拿媲?,很詭異地蹲下身子,談起他認為李家三兄弟均陌生的手槍,如數家珍。

    像東、西非這些政權迭頻繁、民族沖突不斷的戰亂國家,槍這種東西就如同吃飯喝水般屢見不鮮,七八歲的小朋友都能端著比他身板還要高出一大截的ak47橫沖直撞,但是就算是美國這種部分省州不禁槍的國家,除了媒體上屢屢看到的精神失常的*份子外,基本上也很難看到普通人隨身攜帶槍枝藥,何況是國這種法制相對為嚴格的興國家。

    不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玄機從古到今都不乏鮮活案例,上有政策,下就有對策。除了能通過各種途徑拿到持槍令的妙人外,邊境、森林、山村、農鎮不少地方都仍舊能夠看到用來捕獵的獵槍、土銃等等,當然,這些威力不亞于普通軍用步槍的玩意兒除了能面對熊瞎子和野豬王的時候派上些用場之外,村與村之間的大規模械斗仍舊會看到這些沾染了畜生血腥氣的土銃獵槍。

    李云道知道徽猷有一把按著土法自己制作的土統,威力說大不大,威小也不小,原本也就可以打打山雀和山跳,面對野牛和棕熊,那土統的威力根本比不上弓角成天背身后的那張土制大弓。不過,一次偶然的機會,徽猷跟山腳下獨門獨戶住著的老獵人一番“切磋”后,回寺里苦苦鉆研了大半個月,那桿看上去不算起眼的獵槍終于弓角還沒有取出那張牛筋弓的時候一槍轟掉了野豬半個腦袋,其效果不可謂不如黑馬般一鳴驚人。

    不知道來歷的老獵人用三天時間教會了徽猷全套槍支藥的基本知識,而且順帶著用手畫圖幫助徽猷認遍了各國先進的槍支,其就包括那支俄制p消聲手槍。只是徽猷從來沒有見過真槍,那獵戶的畫圖技術也實不怎么樣,也至于上了三天速成槍支課的徽猷愣是沒有認出那支看上去相當威風凜凜的p。

    相對于徽猷這個半個槍支入門級學徒外,將p的性能描述到精致入微程的年大叔可以稱得上是半個槍支專家了。當年雪山上當汽車兵的時候,他就十分癡迷當時資源非常稀缺的56式半自動,幾個人合用一把的哨兵槍愣是被他和幾個戰友每天擦得油光呈亮。當兵時沒能擁有一把屬于自己的槍,這個遺憾他一直帶到了年,直到事業有成的時候,才有人主動給他辦了持槍證,他自己的第一把槍不是精致的左輪或華麗的沙漠之鷹,而是一把當年魂牽夢縈的56式半自動沖鋒槍,自此,便一不可收拾。他那珠三角華僑城億萬別墅里的第一層地下室,基本上就是一個小型的軍火庫。其就包括剛剛那氣焰算不上跋扈的男人手里拿著的那枝俄制p消聲手槍。

    仍舊盤腿坐地上弓著身子的李云道抬起看了一眼渾身上下都刻著城里人標記的年大叔,一臉習慣性地微笑。只有站他身后如同兩座塔般的存才知道,李云道面表情的時候,才是真正放松的,相反,他一臉的微笑,也只會亮給那些摸不清情況的陌生人。

    “小兄弟,起來,被蔡修戈搶了東西,這不丟人!”年大叔向李云道伸出手。

    與年大叔的寬大溫暖的手相比,李云道那如同女子般修長白嫩的手卻是一片冰涼。只有手手相觸的那一剎那,年大叔才感受到了對面這個坐營地央的山間刁民隱藏內心深處的一絲慌亂。

    正常的人,哪有被真槍實的p指著而古井不波的?縱使昆侖山上竄下跳了二十幾年,沒上過學卻讀了比同齡人多書,李云道仍舊是個沒有走出過昆侖山的山里人,哪怕他面對熊瞎子都能鎮定自若,偏偏剛剛那個說話不緊不慢的蔡家男人向那口古井里投了不大水小的一枚小石粒。

    如果這真的是一口不波古井也就罷了,偏偏這是一口蓄勢待的活火山,一枚小石頭所能產生的連鎖效應可能不是用噴兩個字就可以形容得了的。

    “蔡修戈真的很有名嗎?”被年大叔拉著站起來的李云道一邊拍打著站衣服褲子上的泥土,一邊很若其事地問道。

    “有名?”年大叔淡淡一笑,“小兄弟,沒走出過昆侖山?”

    李云道猛地抬起頭,盯著年大叔的眼睛,沒有說話,只是半晌后才緩緩點了點頭。

    不丟人,他覺得一點兒都不丟人,二十幾年,他李云道走不出這昆侖山不是他自己不想,而是不能。

    “那就難怪了,現外面鋪天蓋地的都是有關那個男人的傳聞,單紅色背景這一項,就足以讓許多人汗顏。如果今天你告訴記者,蔡修戈搶了你的玉石,你還盤著腿跟他面對面地聊了半天,明天或許你也上了報紙,錄了電視節目,趕明兒開個博客,再出本《我和蔡修戈不得不說的那些事兒》,基本上一旦出了名,你這輩子吃喝基本上不用愁了?!蹦甏笫逍跣踹哆督擦稅胩?,核心就只有一個,那個男人不單單是出名,而且是很出名,非常出名,出名到可以養活一大幫人的程。

    其實看一個人是不是真的出名,只要看一點就夠了,如果幫著他的名聲養活了一幫人,不管是研究的,寫書的,印刷的,出盜版的,只要是有人成天圍著你的名字打轉,那基本上,你就是名人了。

    李云道沒有走出過昆侖山,并不代表他與世隔絕,雖然《21世紀經濟報道》和《經濟觀察報》每個月才送來一次,但每次的厚厚一沓也足夠他坐佛寺的小廂房里研究上好幾個日夜。

    此時李云道這才現,那兩份報紙似乎故意讓這個如日天的財富大佬忽略了一般,可是事實上,的確如此,隸屬于南方報業的21世紀和北京的經濟觀察報都不蔡家男人的勢力范圍之內,盤踞南方歐蚍蜉跟蔡家男人不對路子,北京的紅色家庭云集,經濟觀察開報當日放總編桌上的就是一張絕對不可涉及的紅色名單,離家出走多年的蔡家男人的名字赫然就那張巴掌大的紙片上。只通過兩份報紙來了解外面世界的李云道如何會知道“蔡修戈”這個三個字的威力長三角異于一顆重磅炸!

    “你是誰?”李云道疑惑地看著年大叔。

    “我?小人物一個,三橫王,石頭的頭,王石!”

    通常來講,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

    一種是有些野心的小人物,他們都會沒日沒夜地巴望著鯉魚跳龍門,只待著那看似華麗實則心酸的翻身一躍后,就能站金字塔的頂端俯視蕓蕓眾生。哪怕沒有等到那一躍的機會,小人物也通常希望別人把自己當成大人物,如果物質上不能滿足,那就畸形的精神世界讓自己徹徹底底地意淫一把。

    相反,還有一種人,則是真正成為融入金字塔尖那圈子里的人,卻大多數時候希望別人把他們當作小人物來看待,只有真正站高處有了不勝寒的經歷,才會明白草根平民思維的難能可貴,所以他們也會一門心思地玩“扮豬吃老虎”的游戲,通常也只有那些一不小心被他們連皮連骨吞下去的“老虎們”才心知肚明,這些刻意低調行事、笑容堪比笑面佛的家伙們隨便拉一個出來都不會亞于“過江龍”的能量。

    這自報姓名為王石的年大叔顯然就屬于第二種人,管那普通人根本叫不出名字的終極登山裝備將他裹得如同華麗的粽子,但是那一臉樸實華的憨笑堪比背著牛筋大弓的弓角。

    聽到年大叔自報姓名,李云道這才緩緩收起臉上的微笑,正色道:“我是李云道。木子李,黑云壓城的云,道天機的道。這兩個是我哥哥,背大弓的是我大哥李弓角,長頭的是二哥李徽猷,小喇嘛是山上佛寺里老喇嘛的傳人,十力嘉措?!?

    站李云道身后的李弓角和李徽猷并不清楚這個外人面前從來不會露出本色的三弟為何會對這位年大叔另眼相看。弓角本來就對這個憨笑起來和自己很像的年大叔不反感,當下咧嘴露著白齒沖年大叔憨憨傻笑。奇怪的是,向來只兄弟面前和廚房里才會笑容滿面而外人面前一臉肅穆的徽猷,居然也對著年大叔露出了笑容。

    叫王石的年大叔跟他們點了點頭打了招呼,后目光小喇嘛身上多停留了幾秒。面對神秘到幾乎通靈的小喇嘛,就連跟他朝夕相處的李家三兄弟都不敢說完全了解,何況初次見面又獨具慧眼的年大叔呢?

    誰敢說這個作為國內排名第一的上市房地產公司董事局主席的年大叔沒有慧眼識英雄的本事?被他這個伯樂挖掘出來的人才,如今論是留他的麾下,又或者是別尋東家,那都是國內房地產界排得上名次的人物。數競爭對手都研究他,可是卻現這位年大叔整天除了爬山,旅游,就是跟人喝酒聊天,剩下的用來處理公務的時間只占到了三成左右。

    “云道十力,弓角徽猷……”年大叔一臉深意地將這四個名字拼成四字短語,反反復復琢磨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道:“誰給你們起的名字?”

    李云道瞬間又恢復了那張笑臉,就像面對所有陌生人那樣:“我們三兄弟的名字應該是那個生了兒子并不長命的混帳老子起的!”

    “混帳老子?”年大叔王石似乎覺得這個稱呼頗有意思,又反反復復將“混帳老子”這幾個字口琢磨著。

    李云道嘴角輕揚,微微抬頭看著湛藍的高原天空,眼神落寞,形像倒也真符合一個剛剛被十幾把p消音手機指著腦袋卻面不改色的山間刁民。

    “三兒說得對。大叔你說前世要積多少德,這輩子才有機會生下我們三個這么經典的兒子,而且還是一口氣生出來的三胞胎!你說說看,三胞胎??!這得多小的概率?這樣他都整得出來,卻沒命看著我們弟兄仨長大,是沒命安享天倫,他不混帳誰混帳?”

    年大叔目光微微一跳,這是他每每現千里馬時固有的動作。說話的不是那個站他面前抬頭仰望天空的山間刁民,也不是那個柔順長面容嬌美的陰柔男人,出乎意的卻是那個身高近兩米一臉傻子般憨笑的壯實青年。

    很出其不意地讓人大吃一驚后,這個習慣于兩個弟弟面前扮演傻大哥角色的男人再次對著兩個弟弟憨憨一笑:“混帳老子不養我們,我養?!?

    事實上,這二十幾年,的確是弓角一張做工粗糙的牛筋弓和一副堪比山間野熊的壯實身板才養活了一個如同養父一般的老喇嘛和兩個弟弟,至于后來才被抱到寺里來的十力嘉措,完全只是添上一副碗筷的事情,而實際上十力嘉措被老喇嘛抱回來之前,不算徽猷寺后種植的蔬菜和麥子,就單弓角打獵的成果四人每天吃剩的飯菜足以夠院子里的兩條純種藏獒痛痛吃上三天。

    年大叔仔細地上下打量著塊頭巨大的弓角。這身板估計比國際上的一線運動明星還要健美,而那因長期狩獵而顯得異常虬結的肌肉所蘊涵的爆能量,幾乎不是普通人所能夠想象的,如果說剛剛被弓角放倒的那些蔡家護衛都感謝一個人救他們一命的話,那他們就一定要去謝謝那位每個月初一十五逼著弓角和徽猷吃齋念佛的老喇嘛,如果不是老喇嘛教會一身蠻力的弓角做人要留得三份情面,這個山里頭把野豬黑熊當猴子耍的男人肯定上來扒皮拆骨,哪里還會得只用一成的力道?如此對比一下的話,那些所謂的運動明星弓角面前完全是小巫見大巫。

    年大叔打量了弓角一陣,才緩緩輕過頭去,凝視著李云道:“讓他跟我走,如何?”

    凝望湛藍天空的李云道沒有看王石,卻是將目光直接停留那個跟自己同歲,卻已經奉行了二十多年父兄責任的弓角。

    “我不去!三兒你去哪兒,我就跟去哪兒!我要照顧你和徽猷?!?

    啪!李云道沖上去就是一個板栗,那足足比他高出一個人頭的弓角也不生氣,相反卻是看著怒氣沖沖的李云道憨憨一笑。

    “你個蠢蛋,這么好的機會你不去,你要上天不成?給我當了二十幾年的保姆還不夠,你要當一輩子嗎?大叔是王石,王石,王石,這個名字你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你就是跟著他當保鏢,都比悶這窮破山旮旯里頭強?!?

    “我不去!”弓角的倔強就如同被他獵到的野牛般堅如磐石。

    “笨蛋!”李云道跳起來給了他一個暴栗。

    “我要跟著你,就是當保姆也好。反正我是你大哥,你不會讓我吃虧的。這一點,不光我知道,徽猷也清楚?!?br />

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www.nyyof.icu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m.www.nyyof.icu,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