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 科幻小說 > 暗月紀元 > 正文卷 第二百五十一章 出發,九號遺址(為盟主天才本才賀)

三中三复式表:正文卷 第二百五十一章 出發,九號遺址(為盟主天才本才賀)

    唐凌以前只敢把‘媽媽’兩個字最深的埋在心底。

    甚至很長一段時間,在他心中叔叔嬸嬸就是自己的父母,他們待他如己出,的確恩重如山。

    所以,唐凌忽略了自己的身世,也不去想自己的父母,他愿意就這樣貧窮但溫暖的和家人一起相依為命。

    偶爾,只有非常偶爾,而且只是還幼小的時候,唐凌會想起媽媽。

    畢竟,他能相信父親會放棄自己,但絕對不相信母親會放棄自己,他想起媽媽時,他只是想問,媽媽,你是有什么痛苦,才會選擇丟棄我嗎?

    不,我并沒有責怪你,我只是想分擔你的困難。

    媽媽,等我長大了,我就不會再是你的負擔,我會去捕獵,讓你天天都可以吃肉。

    很幼稚的想法,最純真的心思。

    但隨著時間,唐凌就不再想起,即便后來叔叔嬸嬸失蹤,被婆婆確定去世,唐凌都沒有再想起。

    可是,后來啊,后來...唐凌到底還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幼時的想法翻騰在心中,媽媽兩個字就莫名成為了唐凌的執念。

    在唐風的故事之中,越是沒有他媽媽的存在,他就越是執著。

    這份執著,成了唐凌對唐風化不開的堅冰,解不了的心結。

    他把自己被放棄的痛苦,都歸結在此!因為,他只是相信媽媽不會放棄他,媽媽沒有了他,一定比誰都痛苦。

    “故事講完了,你們選擇吧?”洛嚴的聲音響起在耳邊。

    唐凌抬頭,平靜的雙眼中看不出任何一絲情緒,而是看著洛嚴問了一句:“有煙嗎?要一盒!”

    洛嚴有些語塞,這是什么回答?但還是給了唐凌一盒煙卷。

    唐凌的目光掃過了臉色淡然的洛離,掃過了神情負責的洛辛,然后點上了煙卷,吸了兩口后說道:“這盒煙就是換我骨髓的代價,不用再提什么并肩作戰的事情了。我不清楚什么火種名單,更不在乎龍軍,唐風。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洛離抓抓頭,很直接的說道:“我不想當普通人。但是唐凌不愿意提供骨髓,我就吃藥。愿意的話,從此我就是他的戰友,跟隨著他。總之,并肩作戰!”

    看吧,頭腦簡單的人選擇也是那么簡單,沒有糾結,更不猶豫,洛嚴覺得有時自己不如兒子。

    但好笑的是,洛離的回答根本沒有參考唐凌的任何意見。

    唐凌瞪了洛離一眼,有些氣急:“老子要你跟著我嗎?接了骨髓,愛滾哪里去,就滾哪里去,我習慣一個人?!?

    “我不,受人之恩,忠人之事!”洛離梗著脖子,根本就不妥協。

    “那是唐風的事情,你找唐風去?!?

    “我找不到唐風!而且我也受了唐風的恩情,唐風說我會和你并肩作戰,我就一定要和你并肩作戰?!?

    “媽的,老子不給骨髓了?!碧屏琛盡囊慌淖雷誘玖似鵠?。

    “那我就吃藥?!甭謇牒苤苯?。

    “請你給我哥哥骨髓?!幣恢背聊穆逍獵謖飧鍪焙蟯蝗凰禱傲?,她帶著請求的眼神看著唐凌:“知道我為什么學醫嗎?是因為從小我就知道哥哥有缺陷?!?

    “即便有唐風叔叔的骨髓液,但只要陰冷的夜晚,他都會冰冷的像一塊冰,我找不出病因,我覺得自己很失敗?!?

    “我曾經發誓,這一輩子一定要找出辦法治好哥哥。因為,我不會忘記,哥哥對我說過的那句話,真想變得很強大啊,這樣就可以和妹妹一起到世界各處去看看?!?

    “我知道,他想?;の?。他知道我的理想去走遍世界去學習各種醫術??傷恢賴氖?,我學醫的初衷是因為哥哥?!?

    洛辛說這些的時候,神色非常的平靜,唐凌不說話了。

    他想起了昨夜,洛辛認真的為他用熱水擦拭身體,那汗滴凝結在鼻尖時的樣子,想起了洛辛說要為他治療的神情,他無法拒絕。

    “洛辛?!甭謇氳難劭粲行┓漢?,他一直認為妹妹比他優秀,他這一輩子應該守護著妹妹成為一個優秀的醫者,最好是能成為醫技大夫。

    但他沒有想到,平時經常對他翻白眼,嫌他啰嗦的妹妹,竟然...

    “哥哥,去和唐凌并肩作戰吧。這個家伙不是普通人,他一定會走到很多地方,走得很遠,你可以跟著他看世界,過非常精彩的人生,你小時候不也很想當英雄的嗎?”

    “我原本就是要和他并肩的,不為什么,就為了我心中的底線?!甭謇牖卮鸕姆淺<岫?。

    唐凌煩躁的抽著煙,已經懶得廢口舌了,給骨髓就給骨髓,到時候找到機會甩掉這個金剛蘿莉!

    “那很好?!甭逍戀愕閫?。

    然后她看著洛嚴說道:“爸爸,其實從小不管是我,還是哥哥,都已經覺得洛氏營地是我們的負擔了。束縛住了我們的眼,我們的心,讓我們永遠在這赫爾洛奇山脈打轉?!?

    “這樣說的話,很不孝吧?!甭逍量醋怕逖?。

    洛離則一副很害怕的樣子,妹妹在說啥?父親會打人的吧?誰都知道父親對洛氏營地有多在乎。

    唐凌看了一眼洛離,心中卻忍不住嘆息了一聲,有一絲絲的難過,洛離這個傻不啦嘰的家伙,難道還沒有察覺到異樣?

    洛嚴沒有說話,只是用手摸了摸洛辛的頭發。

    他其實覺得已經很安慰了,兒子天賦出眾,以后就算跟著唐凌,生活充滿了危險,但男子漢大丈夫能做一番事業,又怕什么危險呢?自己剛才的猶豫才是可笑。

    而女兒呢?女兒冰雪聰明,天賦不見得比兒子差勁,竟然能讀懂族學,學習的非常深刻,還能舉一反三,說不定以后的世界也會有女兒聲名鵲起的那一天。

    這還有什么遺憾的?

    可惜的是,洛辛這丫頭恐怕察覺到自己的心思了吧?

    洛嚴沒有說話。

    “爸爸,我是曾經這樣抱怨過。但今天,就讓哥哥出去闖蕩吧。做為女兒,我還是想留在你的身邊,你就不想要趕走我了?!甭逍練淺<岫ǖ乃檔?。

    洛離則眨巴著眼睛,啥意思?爸爸要趕走妹妹?自己要出去闖蕩?是馬上就要出去闖蕩嗎?

    可惜,在這個時候,沒有人給洛離解釋。

    洛嚴只是微笑,說道:“留下來,可能很危險。杰姆馬上就要開始行動了?!?

    “沒有關系,我不怕。我的叔叔,姑姑們都讓人尊敬,我也會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甭逍梁薌岫?。

    “好女兒?!甭逖獻吖?,給了洛辛一個擁抱。

    “爸爸,讓我...”洛辛的話還沒有說完,洛嚴的眼中就流露出了一絲悲傷,然后一掌打暈了洛辛。

    “爸爸,你在做什么?”洛離驚呼了一聲。

    “你別說話?!甭逖弦丫戀煤駝飧鏨刀臃匣傲?,直接扭頭對著門外喊道:“陳副官,你進來?!?

    陳副官很快就進入了這個板房,帶著一包很大的行李,放在了地上,然后退了出去。

    “唐凌,你看見了,我的兒子有多傻,我的女兒有多剛烈。以后,請你多多照顧他們,如果覺得他們是負擔的話,也可以離去,只有一個請求,幫他們找一個穩妥的落腳地?!甭逖系難壑辛髀蹲派爍?,滿是誠懇的祈求。

    不知道為何,這眼神讓唐凌看得非常難受,他又摸出了一根煙叼在嘴邊,很快的說了一句:“洛辛很厲害的,說不定是她照顧我們?!?

    “這算是安慰嗎?”洛嚴笑了,然后站起來說道:“我和你只相處了很短的時間,我不了解你。但即便你不想聽,我還是想說,我在你身上看見了唐風的影子?!?

    “就這一點,我就覺得是你會照顧他們?!彼檔秸飫?,洛嚴把行李放在了唐凌的面前:“沒有別的多余的東西,洛辛剛才為你療傷的配方,我都記下了,里面應該有足夠多的草藥。不足的,洛辛一路上也會補充?!?

    “另外,這里面有我洛氏族學,唐風有學習的權限,你也有。如果你想看,隨時可以讓洛辛給你看,每一冊都可以?!甭逖仙暈⑼6倭艘幌?,轉頭看著洛離:“這句話你記住了,一定幫我轉告洛辛?!?

    洛離在這個時候才稍許的反應過來了一些,父親這怕是要和他們道別啊,這讓洛離有些傷感。

    可他還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不知道這道別究竟意味著什么?

    “我會看的?!碧屏璨瘓芫飧?,他隨時都渴望變得強大,他也背負了太多。

    “嗯?!甭逖系愕閫?,然后接著說道:“行李中,還有洛辛的筆記,和她的醫者工具。等一下,我會把洛離需要的骨髓液也放進去,當然藥丸也會,你隨時可以讓他變成普通人?!?

    “不,我會給他提供骨髓,配方在里面嗎?”唐凌詢問了一句。

    “在!里面還有一些小東西,我就不一一說明了,時間有限。營地的情況復雜,今天你見到的幾人恐怕已經勾結了外人?!甭逖細屏杼崍艘蛔?。

    唐凌揚眉:“星辰議會?”

    這只是唐凌的猜測,一路走來,他已經有越來越強烈的感覺,星辰議會的手無處不在,就算對小小的洛氏營地出手恐怕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洛嚴眼中流露出一絲驚奇,這也能猜到?唐風的兒子就那么不凡?

    但他還是肯定的點頭:“嗯,是他們?!?

    唐凌稍許猶豫了一下,可還是開口了:“洛叔,你可以和我們一起離開?!?

    “你覺得我能離開?我會離開?”洛嚴眼中流露出了一絲感動,覺得沒有看錯唐凌。

    可是,他不會答應的,兩個反問已經說出了他全部的意思。

    “爸爸,你...!”這個時候洛離終于反應了過來,一下子又難過又著急,他大聲的吼道:“不行,你要和我們一起走,你如果不走,我就不走?!?

    “你給老子最好滾得遠遠的!我不走又不代表我會死,你強大了再回來不行?你想想你的妹妹,她怎么辦?杰姆一直對她虎視眈眈,你難道不想守護她?就這樣把她交給唐凌帶走?!甭逖獻?,直接對洛離吼道。

    妹妹?妹妹...洛離急得團團轉,忽然就一拳打在了墻上。

    轉頭,就已經哭了:“爸爸,你真的不會死?真的嗎?媽媽病死的那一天我很難過,我...”

    “我當然不會死,他們殺我有什么意義呢?他們只是想要洛氏營地?!甭逖廈揮卸月謇胨凳禱?,他們想要的恐怕還有族學,和九號遺址的秘密吧。

    “真的?”洛離抹了一把鼻涕。

    “廢話。你還要和老子啰嗦?等下,你妹妹就醒了?!甭逖系閃艘謊勐謇?。

    洛離不敢說話了,蹲在一旁,默默的抹著眼淚。

    洛嚴看著唐凌,說道:“男人要灑脫,我的話就說完了。趕緊走吧,讓洛離帶著你往九號遺址走?!?

    “為什么要去那里?”唐凌不解,但他還是解釋了一句:“洛叔,我身上肩負著一些事情,我要去黑暗之港的?!?

    “這樣嗎?是去黑暗之港那還好,九號遺址是你去黑暗之港的一條必經之路?!彼檔秸飫?,洛嚴忍不住敲了一下額頭:“命運總是可怕,命運之子恐怕更加的可怕?!?

    “你知道嗎?你們離去以后,星辰議會一定會鋪天蓋地的搜索,你們不去九號遺址是絕對避不開這密集搜索的。偏偏九號遺址非常特殊,恐怕是你去黑暗之港的契機?!?

    “唐凌,這命運就像是為你準備的。我真是很期待你的將來,也開始期待洛離的將來了。只是可惜啊...”洛嚴的眼中充滿了遺憾。

    九號遺址?唐凌一肚子的疑問,但他知道現在絕對不是問的時候,洛離既然會帶著他去,那就去吧。

    洛辛醒來后,應該會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想到這里,唐凌點頭說道:“那就去九號遺址。現在就出發吧?!?

    說話間,唐凌開始果斷開始收拾行李,而洛離也可憐兮兮的背起了那一大包洛嚴為他們準備的行李,然后抱起了洛辛。

    這就要離開了嗎?



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www.nyyof.icu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m.www.nyyof.icu,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