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连码: 五十一,你冷靜一點

    “怎么樣?柳夫人,還有什么話要說嗎?”,童七汐問道。

    “你……你們……”,柳夫人知道他們大勢已去,再也橫不起來。

    童七汐看了柳夫人一眼,道:“既然如此,大家給我搜,搜仔細些?!?

    說完瀟斕玥的隨從去柳府的各個房間搜查。

    童七汐看了看柳府大院四周后,走向了柳仕全與他夫人的房間里,瀟斕玥也跟著進來了。

    童七汐四處翻找。

    這時柳仕全的夫妻連忙跑進來攔住童七汐,道:“這里是我與老爺的房間,這里什么東西也沒有,你們別找了?!?

    童七汐看著柳氏神情十分緊張,她向柳氏的身后看去。

    那里是一張書桌,上面還擺放著整齊的文房四寶,想必這一定是柳仕全寫字的地方。

    童七汐笑了笑走過去坐了下來,她右手拿了一只筆架上的毛筆,右手捋了捋筆尖上的毛,她將捋下來的毛輕輕一吹……

    童七汐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一直都在留意著柳氏的神情,只見她一直很擔心的瞟視著書桌左側的一個抽屜。

    童七汐假裝不經意的撫摸著抽屜的把手。

    柳氏顯得更加慌張了。

    瀟斕玥現在一旁,只看童七汐的表演。

    童七汐左手握著抽屜把手,抽一點點出來又推進去,抽一點點出來,又推進去,她右手放下毛筆撫摸了一下桌面,看著柳氏一下慌張一下放松的神情,童七汐問道:“柳夫人,這應該是柳大人的書桌吧?”

    “呃?”,這時柳氏才抬頭看向童七汐,“嗯,對,這,這是我家老爺看書練字的書桌?!?

    “哦~”,童七汐左手撫摸著把手,“不知道柳大人平時都看些什么書呢?他這抽屜里有放了些什么呢?”,童七汐笑著說道。

    “沒,沒什么?!?

    柳氏說話的同時,童七汐直接抽出了抽屜。

    可是……

    這抽屜里空空如也……

    童七汐不相信,她把手伸入去擼了一下,真的什么也沒有……

    柳氏松了一口氣。

    可是童七汐卻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看著柳氏,道:“柳大人真的很聰明,只可惜他遇到的是我童七汐?!?

    說著,童七汐將抽屜整個抽了出來放在桌上。

    她取出了抽屜里的底板……

    不對,這不是底板,這下面還有一層。

    在柳氏絕望的眼神中童七汐拿出了夾層內的一本賬本,為什么還沒有打開就知道這是賬本,因為,這上面清楚的寫了賬本兩個字。

    童七汐拿出賬本翻了兩頁,這上面清楚的記錄了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張富順交了多少錢給他,這錢有去了哪里?這里面清楚的記錄著每一筆錢的去向。

    童七汐沒了笑容,她抬起頭看了看瀟斕玥,瀟斕玥走過來拿過賬本翻看起來。

    他的眉頭變得凝重起來,因為這上面出現最多一個名字,就是懿貴妃的哥哥高雄。

    瀟斕玥默默的合上賬本,童七汐看得出看眼神中的變化,此事恐怕也與懿貴妃以及他的兩位皇子脫離不了關系。

    這時,瀟斕玥的一名隨從跑了進來,“報告王爺,我們在柳府后院的庫房發現了許多糧食,以及銀兩?!?

    童七汐揮眸瞪向柳氏,“柳氏,你還又什么說的嘛?”

    柳氏再也無話好說,身體如一灘爛泥一樣倒了下去。

    “走,帶我過去看看?!?,童七汐對著那名隨從說道。

    隨從帶著童七汐與瀟斕玥來到了后院的庫房。

    看著庫房中堆滿的糧食與白銀,再想到那些餓的挖樹根吃泥巴的災民。

    童七汐憤怒的如一頭獅子向門外沖去。

    瀟斕玥一把抱住了她:“童七汐,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砍死柳仕全跟張富順那兩個王八蛋?!?,童七汐憤怒道。

    “童七汐,你冷靜一點,這兩個人自由朝廷處決,他們絕對活不了?!?,瀟斕玥緊緊的抱著童七汐肚子。

    童七汐扭過頭,“我要把他們大卸八塊!”

    “好!都依你!”,瀟斕玥柔聲的看著童七汐道:“回京后,我向父皇請指,將他們二人交與你處置,不過,現在,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童七汐平靜下來,瀟斕玥松來了她,“什么事?”,童七汐問道。

    瀟斕玥沒有回答,他走向那一袋袋堆成山的白米吩咐道:“把這些米還有銀兩運到城門口,再通知百姓過來領米銀?!?

    ,說完瀟斕玥轉身對著童七汐微微一笑,童七汐這才明白瀟斕玥說的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童七汐回了他一個笑臉…………

    ————

    城門外,就在柳仕全被埋的地方,瀟斕玥命人搭建了一個臨時陋棚。

    童七汐親自為前來領米的災民派發米和銀兩。

    領到米銀的災民無不感謝他們,更有一些災民領到米銀后還要去對著柳仕全吐上一口口水。

    童七汐看著一位白發蒼蒼的老歐擠在人群里,看她站都有些站不穩了,童七汐趕緊上前將她扶過來找了個地方坐下,童七汐拿過老人家手中的一塊碎布拼接而成的布袋,道:“老人家,你一個人過來領米,你的家人呢?”

    老歐抹了一把眼淚回答道:“我有一個兒子,可是前段時間他說要去京城告御狀,這一去就沒了消息,現在也不知道他是生是死?!?,老人家傷心道。

    看著她傷心的樣子,童七汐也跟著難過起來。

    一旁的瀟斕玥聽見后走了過來,對著老人家說道:“老人家,你不要擔心,你兒子已經安全的到了京城,就是他冒死進京告的御狀,朝廷才知道禹州的百姓還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想,您兒子應該也快回來與您團聚了?!?

    “真的嘛?”,老歐激動的問道。

    瀟斕玥微微點了點頭。

    童七汐聽后也很開心,道:“那老人家,你就不要再擔心了,我先去給你裝米?!?

    說完,童七汐拿著布袋跑過去裝了滿滿一布袋米,還拿了二十兩銀子過來。

    童七汐看了看老人家,她說道:“老人家,我看我還是把這些米給您送回去吧?!?

    老歐連忙彎著身子站了起來,“這樣真是太麻煩你們了?!?

    童七汐連忙笑道:“沒關系,不麻煩不麻煩?!?

    這時,瀟斕玥突然一把拎過了童七汐手上的一袋子米,道:“這么重,你拎得動嗎?我看,還是本王幫你拎吧?!?

    童七汐抬頭看了看瀟斕玥,“看什么?!?,瀟斕玥問道。

    童七汐淬了他一眼,道:“想幫忙就直說好了,干嘛還要拐彎抹角的?!?

    瀟斕玥被童七汐說中,他沒有回答,抬步向前走去。

    “小姐,你們要去哪?”,洛璃看到童七汐與瀟斕玥帶著一名老人離開,想要追上去問道,卻被少澤一把拉了回來。

    少澤道:“洛璃,你要是不想被王爺責罰,就回來幫我派米吧?!?

    洛璃看著少澤拉著她的手,小臉微微一紅,少澤看到洛璃害羞的樣子連忙松開了手。

    洛璃害羞著從少澤身邊穿了過去,她一邊為大家派米,一時抬頭害羞的看一眼少澤。

    “洛璃姑娘,你怎么了,不舒服嗎?臉怎么這么紅?”,洛璃身旁另一位派米的隨從看著洛璃的臉問道。

    “沒……沒什么……可……可能是熱的?!?,洛璃連忙解釋。

    “熱的?”,隨從抬頭看了看天,“的確,這快要到夏天了,天也越來越熱了,要不你先過去休息一下吧?!?,隨從道

    “不……不用了,我沒事?!?,洛璃回答道

    “真的沒事嗎?”

    “沒事?!?

    ……………………

    瀟斕玥和童七汐送著老人回到了她的家,看著簡陋的屋子布滿了灰塵。

    想必是老人一人在家,手腳不便,再加上天災和思念兒子,哪里還有心情收拾屋子。

    于是童七汐便幫著稍微整理了一下。

    這時,童七汐看到老人家正在門口的一口井旁邊搗鼓著。

    童七汐出來問道:“老人家,你在忙什么,我來幫你好了?!?

    老人家轉過身對著童七汐微微一笑說道:“不用,我啊,就打點水給你燒水喝,這大旱了三年,這口井現在也快見底了,這老天要是再不下雨,就是有了糧食,我們也會很快被渴死的?!?

    “不會的老人家?!?,童七汐握著老歐的手,道:“老人家,我自小就會夜觀星象,據我觀察禹州的旱情就要過去了,這天很快就要下大雨了,所以你們都不會死的?!?

    “真的嗎?”,老歐有些激動的握緊了童七汐的手。

    童七汐笑著看著老歐,“老人家,你相信我,我覺對不會騙你們的?!?

    “好!好!我相信你們,我相信你們,你們等著,我這就去燒水去?!?

    “不用了,老人家,就這么一點點水了,您還是留著自己喝吧?!?

    “不用,你不是說天就快下雨了嘛,不用,你們就等一下啊,一會兒就好了”

    童七汐有點難過,因為她剛才的話是騙老人家的,其實她根本就不知道這老天到底要折磨禹州的百姓到什么時候。

    “好”,童七汐看著老人輕聲回答道。

    老人家開心極了,她激動的拎著小半桶水蹣跚的向廚房走去。

十四码信封管三期网址 www.nyyof.icu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m.www.nyyof.icu,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